提到担任一垒手的条件,首先想到的多半是守备不见得好但是打击一定要强,尤其是长打能力。因此传统一垒手多半人高马大,速度虽不快,但打击成绩往往是全队最耀眼,而且是一季能轰出三十发以上全垒打的重砲手。从史上最伟大的一垒手贾里格(Lou Gehrig)、传说中大联盟商标就是以他打击姿势当作样板的另一位名人堂成员基勒布鲁(Harmon Killebrew)算起,一直到前几年入选的「重伤害」汤玛斯(Frank Thomas)、生涯612发全垒打(史上第八)的汤米(Jim Thome),以至于未来也定将获选的天使一垒手普荷斯(Albert Pujols)无不符合以上的定义。

然而这样的形象在最近几年内有了不小的变化。更明确地说,一垒手的「产能」正在严重下滑。在1994年到2009年的26年间,一垒手的OPS总平均年年都在.800以上,远高于其他位置。但自隔年开始九年之中竟只有一年能超过八成。最近一季的.760则是26年来的次低纪录——仅次于2014年的.745。尤其今年美联一垒手的成绩更已低落到「令人髮指」的地步。美联一垒手OPS榜位居第一的克隆(C.J. Cron)竟只有.816,这成绩如果转到国联甚至只能排第八;如果不区分野手位置更只排第49名。讽刺的是,轰出30发全垒打创生涯新高的克隆上週才刚被光芒指定转让(DFA)。换句话说,认为克隆并非无可取代的光芒宁可省下区区五百万美金年薪,也不愿多花力气跟他续约或进入薪资仲裁。

位于「高端」的克隆表现如此,成绩探底的一垒手们更是「今年的我,没有下限」。众所周知,金鶯一垒手戴维斯(Chris Davis)今年差点成为史上贡献度最差的球员。前文提到的普荷斯也不遑多让,已经连续两年WAR是负值的他上季担任一垒手时OPS只有.639,但因天使要让大谷使用DH位置,又不肯让这个未来三年还有8700万美金年薪要领的「沉没成本」坐板凳,以至于又老又伤的普荷斯还是硬扛了70场一垒。至于国联成绩最烂的洛磯一垒手戴斯蒙(Ian Desmond)同样是连续两年WAR出现负值(-0.8及-0.7)。不过这几位一垒手远比克隆幸运得多,因为球员生涯已至迟暮之年的他们都老早就拿到一份天价的养老肥约,需要伤脑筋的不是他们——而是被他们薪资卡死的球队。

伤脑筋的还不只这三队。既然各队一垒手普遍不争气,需要补强这位置的强队当然所在多有,例如刚打完季后赛的太空人、洋基及印第安人,以及明年打算卷土重来的双城等二线球队。但今年冬天可能取得的一垒好手也屈指可数。首先自由球员中只有刚被费城人释出的包尔(Justin Bour)及重返红雀的亚当斯(Matt Adams)还算「是个人才」,但这两位球员季中转队后都陷入严重低潮,来年能否重拾过往的打击火力也无人敢打包票。

其次像内外野七个守位兼修的冈萨雷兹(Marwin Gonzalez)及老将墨菲(Daniel Murphy)都是可以担任一垒手的工具人。但这两位上季表现也都不如往年,而且就算表定由他们出镇一垒,签约时也势必要付出比照其他守位或工具人的价码,对球队高层来说并不划算。至于有可能成为交易人选的一垒手像是巨人的贝尔特(Brandon Belt)、教士麦尔斯(Wil Myers)以及蓝鸟的史莫克(Justin Smoak)个个都是比下有餘比上不足,还不足以受到强队青睞的二线球员,只能当作聊胜于无的备胎。于是乎响尾蛇明星一垒手高史密特(Paul Goldschmidt)才会变得如此奇货可居,成为目前交易市场上询问度最高的一垒手。生涯只守过一垒一个人次的超级自由球员哈波(Bryce Harper)也才会在超级经纪人波拉斯(Scott Boras)的「刻意操作」下,出现有可能改守一垒的传闻。

一垒手表现之所以大不如前,其背后有多种因素的交互影响。一方面在进阶数据极度受到重视的现代,利用UZR、DRS及大联盟官方的Statcast数据,守备表现已逐渐得以精确量化。球队高层能够更精准地评价各个守备位置的野手整体表现,也就不愿意像过去一样投注过多资源在培养、获取只能打击、守备却不够看的一垒手身上。也因此只有年纪渐长,或是在小联盟阶段就确定守备能力不足以胜任其他位置的野手,才会被「发配」到一垒位置。但与此同时,改守一垒的老将打击能力也会随年龄逐步衰退。而且近年来球队高层从发掘球员阶段开始,就十分注重野手能否具备攻守俱佳的条件,能够纯靠打击升上大联盟的新秀已经成为少数。结果就形成原本特别着重打击的一垒位置,如今成绩却反倒不如其他野手的奇特现象。

自2010年瓦托(Joey Votto)拿下国联最有价值球员后,已经连续八年两联盟MVP不见一垒手的身影。像过去普荷斯、卡布雷拉(Miguel Cabrera)那样全盛时期打击成绩冠绝群雄的一垒手已不复见。凡此种种,都显现出一垒手的日渐凋零。在这个凡事都讲求多工的时代里,优秀的一垒手或许会更加变得有如凤毛麟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