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球员转为总经理特助,传奇球星表示,「我的职称改变了,你不会在比赛时看到我出现在休息区,不过我希望尽力帮助球队。」朗式幽默风格倒没变,「不过不能保证我不会装上假鬍子、眼镜,像瓦伦泰(Bobby Valentine )一样变装出现在休息区。」

铃木一朗仍会在赛前参与练习,他不想指挥球员,不过球员如果有任何需求、疑问,都可以找他,比赛时虽然无法上场,但他还是会照过去的方式准备,对于为何坚持训练,铃木一朗表示,「我希望自己像个研究者或学生,在我这个年纪继续训练,看看在我身上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好看看我能帮什么忙。」

水手在声明中未提到「退休」二字,保留一朗明年续战的可能性,对于自己何时会真正决定退休,铃木一朗说,「当我开始用拐杖的话,我想就是该退休的时候了。」

对于转换身份一事的看法,铃木一朗表示,「我回来水手的这2个月,是18年生涯来最快乐的时光,我知道总有一天需要离开,不过水手给我机会继续留下,最主要的是我有很棒的队友,他们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想要提供帮助是选择留下的主因。」

能够回到自己大联盟的起点,也是鍾爱的城市,铃木一朗在确定归队的记者会上就已表达对此十分开心,而这2个月来更与队友相处融洽,「他们非常友善,明显比我年轻,而且甚至可以说他们是可爱的小鬼吧。」

铃木一朗也对总教练瑟维斯(Scott Servais)有高度评价,「他非常有心,会关心球员,我很想尽一切努力帮助总教练,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子的感觉了。」

至于明年是否有机会继续打球,铃木一朗说,「如果不是有这样的机缘,我今年也不会继续,虽然现在身份变了,但我当然认为自己还是有可能回到球场,所以我才更要继续练习,让自己更好,我很难想像自己不再打球。」明年参与水手在日本的开幕战则是一朗的长期目标。

在球迷不知情下,昨天对运动家之战成为铃木一朗本季告别赛,一朗表示,自己仍是同样心情,「我作为球员的目标就是无论表现好坏、开心难过,都要保持一致,别人没办法看出我的情绪,昨天也是一样,这就是我比赛的态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