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卸下球员身分,还未松口退休,他坦言明年在东京巨蛋的海外开幕战再次披挂上阵是目标。接下来逾300个日子不再上场征战,该如何维系体能和身材?宣布「本季不再出赛」的同一天,一朗正常拎起球棒参与赛前练习,用棒球场上的匠人精神做出回答。

一朗的2018年球季提前画下句点,今天凌晨日本媒体的报导标题直接写着「事实上引退」,但一朗的经纪人包格斯(John Boggs)随后澄清,一朗对退休还不感兴趣,不排除明年再当球员。

水手总经理狄波多(Jerry Dipoto)进一步透露与一朗的沟通过程,一朗明确告诉他,还不打算退休,但已经决定不再为其他球队效力,这让水手的计画变得容易许多,释出一朗,但保留他再当球员的可能性。

明年水手将与运动家在东京巨蛋进行开幕系列赛,这两场比赛是否会成为一朗的告别战?狄波多回答:「非常可能(very real possibility)」,一朗也说:「还有点久,但我认为那是我能继续努力的目标。」

对职业球员来说,不再上场打球后,如何维持体能、保持身材更是难题,多的是「再也回不去」的案例,但一朗可能是最有机会兑现目标的男人。棒球是一朗人生中唯一的癮,着迷到连球季外的时间都舍不得度假,他曾自曝自从2005年前往义大利旅行,回国后有2、3周感觉训练不在状态,从此他不再有假期。

尽管今年球季不再出赛,但除了职称改变、比赛时不能待在休息区里,一朗的工作没有任何改变,他照常穿起球衣参与练习,所有的赛前准备都照表操课,他说:「就和我当球员时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当然,我现在的处境不太一样,但我确实看到自己有一天可以再上赛场,那也是我继续训练、做着该做的事让自己变得更好的原因。」像是退休,但还不算退休,一朗说:「对我来说,现在还很难想像不打球的那一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