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简单区分的话,一个是应用「感性行销」,一个是应用「理性行销」,或者,一个是应用「传统行销」,一个则是发挥「网路行销」的特色,但,最值得思考的是,为什么一个新品牌,能在在短短几个月内,战胜一个老品牌?

从品牌行销的角度来观察,我们可以很清楚看到,陈其迈卖的是「城市治理」,卖的是「市民梦想」,两者的竞选主轴涇渭分明,在选前大辩论时,一个呈现的是「行政高手」身段,一个则是展现出「新港都创造者」,二者风格迥然不同。

韩国瑜作为一个生意人以及创造者,他快速启动的行销有四个成功关键:

他深入掌握高雄市民的潜意识需求,高雄传统以来一直被定位在化工、海运及劳动阶级的城市,城市的就业机会也被锁死在这几个领域,除了都属低阶层的职务属性外,薪水也普遍低于台北,这也是一种高雄悲情,年轻人都得离乡背景,远赴北部求职,韩国瑜洞察了这一点,提出为「北漂族找到一条回家的路」的情感诉求,激起广大共鸣。

候选人的「品牌角色」策略必须接「地气」,从最近几个国家的总统选举,例如美国川普,可以发现年轻世代,大多喜欢带有一点「创造者」性质的候选人;而相对于台湾其他城市的都市个性,高雄市可说是一个具有「草莽、拓荒、冒险」的贸易港城市性格,韩国瑜的人格特质刚好带有一些「草莽」特色,因此以生意人「创造者」的品牌角色切入,能够完全无缝接轨地渗入选民心里,获得支持。

激发高雄人形成「大高雄自我认知」的渴望,因为相对于台北,高雄常被视为边陲的城市,导致高雄潜存一种「次级城市」的「自我认知」,韩国瑜洞察了这个心理情结,一句「高雄又老又穷」,点出高雄市的困境,更激发出高雄人渴望成为具有城市竞争力,成为第一线国际大城的「城市自我认知」的愿景与梦想。

这几年高雄在各种因素的衝击下,生活条件从「中产生活」逐渐往「生存竞争」倾斜,因为以外来消费为主的经济模式,外因陆客中断,内因,台客不再豪爽消费,市场不如以往活络,大家的收入都减少了,韩国瑜因此提出「打造高雄全台首富」的目标,许给高雄人一个有钱的梦想。

韩国瑜具有生意及政治人的敏锐度,他这四个选战诉求,事实上,正吻合了目前全球行销的主流──「潜意识行销」,也就是新的脑科学研究已证实,消费者95%以上的购买行为,都是由潜意识酝酿、形成并作出决定,所以诉求潜意识最能得到选民的呼应。

这也是韩国瑜以一个新品牌,能迅速崛起,并将选战一夕翻盘的主要关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