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公布明年再生能源躉购费率草案,其中离岸风格降幅达百分之十二点七一,让风电开发商跳脚。开发商指出,在经济部要求国产化下,投资成本不断垫高,才会希望明年躉购电价维持不变;若明年照「预告」调降,不仅财务模型要重做,可能还会影响最终投资决定。

包括达德云林风场、沃旭能源大彰化及海龙二A风场,稍早前就已表明,积极争取在今年底前签订购售电合约(PPA),以拿到每度五点八四九八元价格。但目前没有一家通过遴选的业者拿到「筹设许可」,年底前拿不到筹设许可,就无法跟台电签PPA。

针对经济部预告明年调降费率,沃旭能源昨天发出声明,沃旭能源亚太区总裁暨台湾董事长柏森文指出,非常希望能依据既定时程开发建置大彰化风场,为台湾尽早提供干净能源,改善空汙问题。

柏森文说,若经济部公布的明年离岸风电躉购费率价格成为事实,且沃旭无法如期在今年底前签订PPA,将直接影响沃旭已签署的多项国产化项目正式合约,损及本地供应商既有利益,「同时也会影响我们是否能在明年三月作出最终投资决定。」

能源董事长兼执行长陈聪华则说,若今年与明年躉购费率不同,也不该差距太大,否则「会直接影响备忘录的有效性,后续计画还要再评估。」

至于由玉山能源与北陆电力(Northland Power)合资推动的「海龙离岸风电计画」,昨晚也宣布取消今天与在地伙伴签署MOU的记者会,且不讳言指出原因就是「离岸风电躉购电价大幅下降,需重新评估在台策略及方向」。

外界认为,离岸风电竞标价格每度才两块多,遴选每度电价却达五点八四九八元。但开发商说,就是因为要求供应链国产化,风在台湾签了许多投资合约,成本不断垫高,才让大家都有拿到五点八元价格的压力。

金融业者表示,若明年躉购费率下降,代表风电商向银行融资后,还款现金流变少,银行风险可能会提高。资深金融业者梁敬思说,还款现金流降低后,国银若提供「无追索权」专案融资更须谨慎,目前部分风电商的「债/股」比高达三倍,超过国际市场的两倍,风险过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