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结束,新任县市长将在下月25日就任,房地产学者章定煊表示,选前各候选人开出不少建设支票,规画打造各种园区,但如果产业结构不检讨,没有技术效率较高的产业进驻,只是在制造,埋下地方财政破产危机。

章定煊表示,这次选举,北漂议题发酵,成为热门话题。其实40年以前,许多人不是北漂,而是南漂到高雄找工作。侯孝贤导演的风柜来的人,澎湖风柜的青年就是选择到高雄讨生活,而非台北。那时高雄风华一时,屏东与台南几乎只剩下农业。

后来出现北漂,是因为相同的工作可以得到更多的薪水,至于为何企业愿意支付较高的薪水,则和都市、产业生产力有关。

章定煊表示,生产力由两个层面来构成,一个是技术效率,一个是技术进步。相较于其他县市,高雄曾经是生产力比较高的城市,高雄港、加工出口区、钢铁业、石化业等,都是全台首居一指。

但这些传统产业,由于人工、水、电、环保等成本不断增加,产出价值却无法提升,技术又无法进步,升级困难,都市竞争下,让高雄市不进则退,许多青年只好迁移到其他生产力高的都市,如台北、桃园、新竹,甚至台南科学园区就业。

章定煊认为,高雄这些年比较注重土地开发经营,如农十六、美术馆区、北高雄、捷运,但这些土地经营开发,最后还是要产业的工作人口来支持。高雄有美仑美奐的高楼大厦、整齐清新的重画区,但缺乏所得支持,许多豪宅区都面临破盘威胁。

高雄需要的解决方案,一是引进技术效率较高的产业,一是转导技术效率日渐低下的原有产业转型。所谓转型就是促其增加投资,使产业升级达到技术进步的效果,不然就是请它离开,让出土地来。

章定煊表示,不只是高雄,过去许多县市首长着重在土地开发经营的都市经营策略,都必须重新检讨。台湾未来要面对的是人口减少与老化社会结构。

重画区一区又一区的开,捷运一条又一条的建,但没有产业进驻,就没有人口迁移,没有人口迁移,就是在制造鬼城,埋下地方财政破产危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