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直言敢諫最着名人物要数唐太宗时期的魏徵了,但是看一下魏徵諫言的过程,就会觉得他虽然是出于好意,但不懂得给皇帝留面子。

宋太宗时期的寇准,就聪明多了,他敢在金殿上拽皇帝的衣角,更敢拿鞭子抽皇帝,却被皇帝喜欢得不得了。宋太宗说得寇准犹如唐太宗得魏徵,但寇准却没有魏徵那般凄惨的下场。

有一次寇准在朝堂上大胆进諫,自古忠言逆耳,宋太宗气得坐立不安,恼怒不已。没等寇准把话说完,就起身往后宫走去,谁知寇准急忙上前,拽住太宗的衣角,劝太宗把话听完。太宗哭笑不得,只好稳住情绪听寇准把话说完。正是这件事,让太宗对寇准青眼有加,遂讚道:「朕得寇准,犹文皇之得魏徵也。」

又有一次,太宗提起「储君」之事。这是太宗的心病,无人敢提,曾有位大臣提出此事,被太宗贬到岭南去。而此次太宗主动提出此事,可见对寇准的信任。

寇准也是心知肚明,太宗是以「皇弟」身分继承大统,且太祖之死又有「烛影斧声」之说——人们认为是太宗弒兄继位。其中涉及诸多因素,稍有不慎,便可引来杀身之祸。

寇准思来想去,便说道:「陛下为天下择君,谋及妇人、中官,不可也;谋及近臣,不可也;唯陛下择所以副天下望者。」太宗闻言屏退左右,凑到寇准近前,问道:「襄王怎么样?」寇准立即跪拜道:「知子莫若父,圣虑既以为可,愿即决定。」太宗心里怎么想的,寇准心中有数,所以就顺水推舟,请太宗立即决定立襄王为储。

同为諫官,魏徵为何不如寇准呢?这缘于寇准在諫言时讲究科学的方法。他懂得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该说,说的时候用什么方式表达,不能说的时候用什么方式表达。

现实生活中,有些人常会抱怨待遇不公,自己怀才不遇,其实这是在逃避,为自己的无能在找藉口。有个性的人,不同流合汙也是每一个人应该追求的美德,但是远离和杜绝这些都不是上策,最智能的做法是通过自己的言行去改变这种状态亦即将忠言「逆耳」转变成「顺耳」。

当上司、同事有错时,可以直言指出,可以委婉暗示,也可以借机提醒,但需要区分场合。公开场合的时候,如果是原则性的错误,可以委婉暗示,都是内部人员的时候,可以借机提醒,当然也可以在私下里直接了当地指出其错误。这些都是人与人交往过程中,需要掌握的处事之道。

但这只是一个理论上可行的方法,具体实践还需要在实际交往中,先瞭解对方的各方面因素,再做决定。

但是,置之不理,放任不管,甚至是同流合汙绝不是可取的行为,即便这样可以和主管、同事打成一片,成为「生死同盟」,但却不会获得最后的成功。因为历史上这样的案例太多。只有营造一个和谐、向上的氛围,彼此互助互励、共同进步,才能成为志同道合的朋友。

忠言之所以逆耳,是因为指出对方的不足,触到了对方的痛点,人们之所以进忠言,是因为不希望对方执迷不悟、一错再错。

这种情况下,如果採取的方式不当,会让对方对我们恨上加恨,而如果懂得挑选时机、场合,注意分寸,就会让对方对我们另眼相看,感恩称谢。

在别人遇到困难的时候,一句顺耳的忠言,抵得上赠他千金。此可提供上无论是对待下属,同事相处或面对上司的参考,但不能只是知,必须不断地去行。

(本专栏每周二刊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