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对的罚款收入未达预算目标,创近七年来首见,也是金管会成立以来少见情况,主要有三大原因,包括裁罚措施多元化,不再只有罚钱,及金管会主委顾立雄前年上任后重罚金控业者,业者皮绷紧了。

根据金管会资料,去年金管会编列的罚款收入预算是1亿9,886万元,但最新出炉的决算金额只有1亿9,828万元,比预算数少了0.29%。

多年来,金管会的罚款收入,多是实际执行的决算数,超过预算数,去年这种情况相当少见,上次是2011年。

金融业者回忆,2010年8月底,被视为「除弊重于兴利」的金管会主委陈裕璋,首度与金控及银行负责人座谈时,业者当场反映金管会处分太重,而且把旧案都拿出来处分。

陈裕璋当场承诺检讨,强调金管会与业者是伙伴关係;后来金管会也修改规定,对「自首」的金融机构,从宽裁罚。使得2011年,实际收到的罚款收入金额,首度比预算金额少。

去年金管会并没有採取自首从宽作法,为何再度出现实际罚款收入比预算数少?金管会官员说明,去年银行、保险及证期三个局的罚款收入,主要是银行局部分没有达到预算数,因银行局主管的金控及银行,内控及法遵愈来愈好,违规情况减少了。

知情官员进一步分析,原因主要有三大项,包括第一,业者的内控及法遵确实做得比较少,使得去年没有什么大型弊案,罚款收入相对减少。

最近几年,几乎每年都有一些大型裁罚案,一口气会处罚很多家银行,像前年的庆富案,及2016年及2015年的TRF案等。

而顾立雄在2017年9月上任后,12月就重罚中信金,宣示重视法遵、公司治理,也让业者皮绷紧,去年未见重大弊案。

第二,裁罚措施多元化,除了罚钱,也会使用纠正、函请改善、警告、限制业务、解除董事或经理人职务等其他措施。像违反洗钱防制规定,有不少案件的处分都是纠正。

官员强调,监理的重点,不在重罚,而是要能改善缺失。

第三,洗钱防制罚鍰尚未提高。过去金融机构违反规定,罚鍰是5万元到100万元,去年11月修法后,才提高到50万元到1,000万元。

由于去年处分的违规案件,违规时间可能更早,依当时的罚鍰相对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