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朗集团旗下国际宣布关闭全台量体最大的自助餐厅「品花苑」,将在第4季转型宴会厅/婚宴广场,投下市场震撼弹。

震撼弹这三个字可一点也不夸张,对消费者来说,或许只是少了一家代表性的Buffet,但对同业来说,这代表云朗对婚宴市场的「坚壁清野」。

首先,从吃到饱与宴会厅两种餐饮营业型态来谈。

台湾人有多疯Buffet?财政部统计,2017年餐饮业总家数13.7万家,年增4.79%,其中成长最快的是吃到饱餐厅,由2016年的124家增加至2017年的178家,增幅高达43.55%。

Buffet有许多优势,诸如量体大、营业额高、营业时间长、客层广等等,但在同样的营业条件之下,Buffet的获利率只有婚宴广场的一半。

然而,婚宴广场就一定好赚吗?那倒未必,台湾在三、四年前曾有一段婚宴广场急速扩张的蜜月期,随之而来的却是激烈的淘汰战,加上五星级饭店推出非吉日方案的低价方案抢市,同业哀鸿遍野,光是品花苑所在的新北地区就有数家指标婚宴广场岌岌可危。

这就是云朗的第一个雄心:危机入市。

别人认为宴会厅竞争激烈,云朗却看见大量同业倒闭,市场出现缺口,而结婚的刚性需求却不会因景气波动。

这与本业的旅馆不同,消费者手边有钱可以一年旅遊两、三次,没钱可能一次都不出门,但结婚就不同了,就算没钱,缘分到了还是得结。

可是,云朗在品花苑的同一栋大楼晶冠广场已有全国最大的单一宴会厅、两楼层可容纳380桌的「新庄颐品」,有必要再出手吗?

这就要看到云朗的第二个雄心:上下包夹婚宴市场。

新庄颐品的起桌价平均在1.2万元左右,而预计十月亮相的顶级新品牌,市场猜测会在1.7万元以上,其他业者未来在订价策略宛如「三明治」:低不过云品、高不过新品牌。

新品牌也同时卡位市场缺口,新业者未来投入的门槛更高了。

透过高度差异化,云朗不但可以避免自家品牌自相残杀,反而可以在现有的新庄、新店、桃园等三馆灵活调配人力。

这就是云朗的第三个雄心:发挥集团综效。

这与传统「分散布局」的思维差异极大,在人力成本高涨的当下,消极地避免市场风险,反而远不如积极发挥管理核心能力。

比起一般餐厅,宴会厅更能掌握订单与营收能见度,营运模式更需要军事化操作,管理愈精准也可以精准地反映在获利之上,也能腾出更大的空间让利消费者,抢占市场。

云朗初期确实透过品花苑的品牌效益,成功提高了新庄颐品的市场关注度,品花苑的熄灯,代表阶段性任务的完成,同时也吹响婚宴市场下一场激战的号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