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宇航空后年(2020年)开航,星宇航空董事长昨(8)日表示,初期将引进10架A321窄体客机飞短程航,他特别点名日本线,强调日本仍是国人出国首选,所以一定要经营日本线。对国籍双雄来说,日本线营收占比高居所有区域中第一,外界关注华航要如何迎击星宇投出的快速直球。

张国煒在昨日记者会上,定义星宇航空是「精品航空」,走高端路线、吸引高端客群,跟长荣与华航的客群截然不同,更不会受廉价航空兴起的干扰。

尽管张国煒认为,星宇的客群跟二大国籍航空有区隔,但事实上,日本航线竞争相当激烈,连张国煒都坦言,日本线现在「含金量」没有这么高,因此要做到完全的市场区隔,或只专注经营日本航线的高端旅客,都有一定难度,很难不跟长荣及华航抢客。

从数据上分析,去年华航东北亚线营收占比高达28%,是华航所有区域中,营收占比最大者;反观,东北亚营收占比仅20%,为所有区域中第二(仅次美洲线)。

这意味着,日本线对华航营收重要性远高于长荣,星宇后年将加入日本线的竞争行列,不论从民众的「新鲜度」或星宇採用最新的 A321neo 执飞来看,华航势必将面临来势汹汹的挑战,或许华航现在就要思考,如何因应星宇的直球对决。

另一方面,昨日记者会上,有媒体问张国煒要如何取得好的机场时间带(Airport Time Slot),毕竟若无好的时间带,很难建立完整的航网。

张国煒认为,时间带「不是不能解决的问题」,而且「今日的问题不代表是明日的问题」,他在这行20年,从不认为时间带是个问题。他还表示,没有飞不起来的飞机,「只是选择哪个时间飞」。

时间带取得或许不是问题,但要取得「好」的时间带却是一大问题;有好的时间带,航空公司的航线才能无缝接轨,班机飞到一个城市后,立即飞往另一个城市,让每班客机营运效益极大化,票价也才有提高机会。

星宇既然定义为精品航空,如果取得较差的时间带、甚至红眼航班(Red-eye flight),就很难满足高端旅客需求。试想,飞机内舱再舒服,也不会有商务客希望凌晨才抵达。如何取得好的时间带,将是星宇擦亮「精品航空」四字的挑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