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违两年,今天下午将召开首场记者会,董事长亲自主持并回答媒体问题,对于媒体关心桃园市场及各大国际时间带都紧,星宇航空2020年开始飞时如何突破时间带问题?

张国煒表示,时间带的问题「永远是问题」,他说,以前也有时间带问题,任何时间、地方,都有时间带问题,但每天都有新的航空公司要飞来台湾,时间带需要被协调、被优化,机场需要被扩展、被建设,他认为,这在不久的将来都必须被改善,这是没办法的是,也是国家发展避免不了的事,「今天的问题不代表明天会存在」,不等到正式开航,都永远不知是不是问题。

张国煒说,他个人认为在这行业20年,他认为不是问题,没有一个飞机飞不起来,只是选何时飞,他自己是飞行员,他对民航管制的看法,台湾有很多光是更改SOP就可产生额外时间带,到国外各机场,很清楚国外航管、机场如何管理,他认为时间带问题是可以被解决的。

此外,媒体提问星宇航空在经营宗旨有提到要打造「超越旅客」的服务,具体说明如何超越旅客期望、打造幸福企业?张国煒说,「超越旅客」是种形容词、意境的形容法,就像公司会说一些「根本不可能达到的事情」,当然不是说超越旅客达不到,只是希望可以营造很多新的措施、系统、观念,让客人觉得「Wow,航空也可以做到这样」,可以超乎客人的想像。

媒体要求举例,张国煒说,「我当然不能讲啊,不然另外两家就学走了,现在另外两家很紧张我要做的事情,所以这是商业秘密」,他说,很快就开航了,不用觉得「到底是什么」,「知道了就不超越了」,请大家拭目以待,会尽其所能地将市场上的新观念、作法与设备,导入国内。

至于幸福企业,「幸福不幸福是个人感受」,对他来说,他极尽照顾员工是责无旁贷的责任,他会尽全力照顾员工,不是成立星宇才做这件事,在旧的岗位也是。他说,「以前我有老闆,不只是父亲、还有很多副总裁等,以及相关企业的叔叔伯伯阿姨」,让他没办法放手去做,「现在这公司是完全属于我的」,他也很期待员工在公司上班,就像在他们自己成立的公司上班一样幸福。

张国煒说,企业不能一成不变,时代在变、劳工法则在变,没办法一体适用、五十年如一日,应该要去芜存菁,他说,他不是要批评别人,但他在新的公司内,会记取以前的种种,他也是父亲栽培起来的,以前老单位的好东西会带来、继续维持及传承,但若「不符合时代」的东西则要改变。

张国煒也强调,对于员工福利一定会比那边(长荣)更宽松,员工票的优先顺序排在很后面,但站在他的立场,员工是公司重要资产,既然公司给了员工免费票、优待票,应该站在经营者立场,必须给予保障,员工一年365天为公司奉献,好不容易要出国,还要将优先顺序排那么低,他认为是在骗员工。

他说,他对员工照顾一定会比较大方,也规定「上班不打领带」,现在日本企业推动上班不打领带,另外,也没有限定员工一定要穿西装,类似这些措施,都与前东家不一样。对于工会方面,他说,「拜託,工会本来在欧美就行之有年」,以前老东家(长荣)不是没工会,「以前也是我反工会,我以前上面还有头啊」,但现在的工会,公司成立后、会找适当时机组起工会,更何况台湾现在工会很热门,「不需要排斥」。

「以前那个集团,就是对工会很感冒,不知道为什么」,他说,他以前跟老东家员工非常好,「不跟员工沟通的老闆,才会担心工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