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奕璿

(STPI科技政策研究组)

丰厚的科研能量,才有机会驱动一国的科技发展列车,而研发经费的配置,更是让科研能量得以生生不息的基本燃料之一。综观我国研发经费投入的最新统计数据,近五年来呈现长足的成长,更重要的是,比照许多先进国家将国家研发经费数额占国内生产毛额()达到3%的比例,并视为国家科研发展的指标之一。

其实我国研发经费占GDP的比例,早在2013年就已达到3%的国际水准,甚至2016年更上升至3.16%的高峰,相较于世界上科研创新表现亮眼的国家,仍有些可以成长的空间,例如以色列在2015年的全国研发经费占GDP比例为4.25%,南韩为4.23%。近年来政府因应下世代新兴技术的崛起,例如:人工智能、先进半导体材料与制造、车联网、智能制造、智能型机器人、5G等,积极规划投入进而带动民间进行新兴产品的研发活动,因此日后对科研资源投入及新兴技术的开发应用,势必会持续而稳定成长。

观察近五年来我国研发经费的主要来源,平均有七成六比例来自企业部门,这与大多数先进国家的情况并无二致,尤其我国资通讯及电脑周边等高科技产业兴盛,研发活动对相关企业的营运发展至为重要,因此对研发资源投入格外重要。值得注意的是,我国研发经费来自国外部门的比例一向甚低,近五年占比仅有0.1%,对比瑞士有10%的研发经费来自国外部门,这样的国际比较某种程度可以反映出,我国在国际合作及对外国际科研网络的连结度方面,仍有许多可着力之处。研发经费的主要用途有三方面:(1)为获取新知识的「基础研究」;(2)在既有知识或其延伸基础上,用以解决特定问题的「应用研究」;(3)利用研究与实务经验所获得的知识,用于生产新材料、产品、设备以及设置新制程、系统、服务的「技术发展」。

其中,基础研究的成果,虽然对于商业价值和经济表现不会有立即性的贡献,但对于国家掌握关键的知识前沿及核心技术,却有决定性的影响。

虽然就全国研发经费类型占比的历年统计数据而言,表面上看来基础研究的占比最低,且有逐年下降趋势,但若将基础研究的数据独立来看,可以明显看到基础研究方面的研发经费,近年来有大幅增加的态势。尤其在科技部宣示力挺基础研究后,未来将有更多研发经费及资源投入基础研究,势必有助我国在科研实力提升方面能够向下扎根、站稳基础。

虽然一般认为投入在基础研究的研发经费偏低,是因为与研发经费占比最高的企业部门,大多关注能立即产生实用价值的应用研究及技术发展有关,然而唯有在基础研究上持续不断突破,掌握最根本的创新能耐,才有机会摆脱我国过去产业核心技术长久受控于外国的弱势,因此更凸显出政府力挺基础研究,同时尝试加强杠杆并引导我国科研资源适当配置,得以强化国家整体科研竞争力的必要性与正确性。

期待我国在科研经费规模持续提升的趋势下,国内各部门的研发经费配置与运用能够产生良好互补效果,共同为国家创造出更亮眼的科研成果,最后能转化成为产业应用的养分与能量。(作者是国家实验研究院科技政策研究与资讯中心研究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