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竞争的局势下,创新科技的发展正急速翻转我们的生活和世界,不论是个人、社会、国家还是公司、产业,唯有不断的创新才能因应新局,这是浅显易懂的道理,但在实际的环境中却有很多有形无形的限制。其中来自于道德及法律的限制就颇值得探讨。

创新虽然不一定会违反道德或是法令,但是创新的脚步往往超越现有的法律及道德的规范,例如交易的金融支付、个人资料之运用等。

民主国家讲求法治与自由,立法的进展牵涉各方利益及法定的程序,往往旷日废时,所以在政府大声疾呼全国创新因应新局下,为了不沦为口号,订立阶段性的专法应该是可行的方式。

过去政府在个别发展过程订定了不少阶段性的专法,从实务的角度来看确实发挥了功效,例如为鼓励产业发展所制订的奖励投资条例,以及延续到后来的促进产业升级条例,一直到现今的产业创新条例等。

然而,个别因应的法令订定已无法全盘且快速因应创新科技所带来的现实衝突,如此对于产业的发展竞争会产生莫大的箝制。

以这个产业来看,它已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而现在全球快速发展的电子商务市场中,以大陆的发展速度最为快速。2012年,阿里巴巴旗下的和天猫的年交易额已突破了人民币1兆,这数字与2003年淘宝网刚成立时的交易额两相比较,10年之间增长了5万倍之多。

而这也只是刚刚开始,事实上大陆电子商务交易额仍持续往上攀升。台湾拍卖网站雅虎拍卖及目前规模远远逊于大陆的淘宝,但事实上台湾雅虎拍卖及网路家庭的起步及奠基却远早于大陆的淘宝。

当然,背后的原因包括不同市场规模对企业造成的影响,但网路无国界,差距如此大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法令限制导致台湾于交易的创新停滞不前。对比大陆的电子商务不断普及和深化,并在各个领域拓展应用,以及水准不断提高,台湾在关键的第三方支付的运用上的进程,显示法令及道德确实箝制着创新科技的推动。

台湾政府虽已因应创新与现有法治的衝突加紧脚步订定新法,但仍不是一部全面性的因应创新行为所订定的阶段性专法,而是局部范围订定例如仅针对交易模式的创新所订定的专法,即行政院于2017年5月4日通过了《金融科技发展与创新实验条例》(俗称金融监理沙盒),并于同年12月29日经立法院三读通过,俾以因应创新商业模式下的金融服务。

金融科技创新实验即所谓的「金融监理沙盒(Financial Regulatory Sandbox)」,开始是由英国金融行为监理总署(FCA)于2016年率先进行推动,其后新加坡、香港等亦跟进,是一个源于让孩子在安全沙池玩耍、发挥创意的概念。

事实上让孩子在安全沙池玩耍、发挥创意的概念,与所有创新的对应环境及意旨已可充分涵盖,政府宜仿就因应金融创新所订定的法令架构,以及意旨扩大为规范所有阶段性创新活动的专法,以避免因道德及法令对于创新的箝制,也充分的做到衝突的平衡,保障法治及道德也鼓励创新行为及活动。

面对接下来的科技创新如AI人工智能等,期望政府加快立法的脚步,以避免如网路家庭及台湾雅虎拍卖等电商业者于当初发展时面临现实箝制而造成「先发后至」的缺憾。

(作者是台湾LED照明产业联盟理事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