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新创议题喊得震天价响,即便许多育成计画如雨后春笋冒出,但在竞逐者众的创新创业沧海中,缺乏资源的优质团队也难免沦为遗珠。若是对照「95%新创企业存活率」、「被投资率超过四成」、「毕业团队市值成长4.1倍」等关键数据,扶植新创公司成长的加速器StarFab成果斐然,确实很不一般。

StarFab accelerator又称豪觅管理顾问公司,虽然在2016年才正式成立,但其前身为「台湾云谷云豹育成计画」的初始团队,在此领域深耕多时,实战经验丰富,由原先带领「云豹育成」的刘晏蓉担任执行长,包括电信三雄、台达电、英业达、研华、凌群、纬创、KPMG及台湾微软等多家知名企业都是合作伙伴。但这个造就多方获益的育成平台,其实源自一场美丽的错误。

有感于台湾在云端、及AI发展方面的不足,为了让大企业掌握市场价值的创新运用,并且结合台湾既有的产业优势,当时工研院主导的云豹育成计画应运而生。不过,由于执行团队在工研院仍有体质限制,因此在2016年spin off出来组成StarFab,继续扶持新创团队成长,这个孵化的巢,就位于清华大学的创新育成大楼。

「这真的是误打误撞!」刘晏蓉说,他们的初衷本是为了突破产业创新瓶颈,希望运用新创团队的创意点子,来为已臻成熟却有较重包袱的大企业「解题」,却反倒因此摸索出一种让大家各取所需的获益模式,进而成为孕育新创梦想的摇篮。

为整合台湾科技产业优势,StarFab聚焦在物联网、、大数据及智能机械等主题式创新执行团队,透过大企业出题,表明他们欲与新创合作的项目,再由StarFab寻觅适当的团队转介媒合,透过大企业的辅导与资源,让新创团队吸引创投资金的青睞。

从云豹育成到StarFab的短短几年,刘晏蓉带领的团队就缔造许多惊奇纪录,光是前四届计画就已扶植多达62家新创公司进入市场,相关产品销售至全球三十多个国家。

此外,还包括新创团队存活率占95%;毕业团队市值成长4.1倍;被投资率超过四成,促成投资额高达12亿元,其中最高金额为7,500万元,甚至还有接受辅导的公司,创下一个月内就完成A轮募资的佳绩。

但在另一方面,StarFab加速器仅有不到二成的录取率,并且要求评选过程中必须实际展示技术,不能只是空口白话,他们甚至不提供新创团队基地空间,「如果连这种基本需求都无法自行解决,恐怕也难有竞争力」。

严师出高徒,StarFab希望透过严谨的把关制度,筛出一颗又一颗的明日之星,并且善用资源,让这些优秀的新创种子萌芽茁壮。

新创企业多如过江之鯽,然而成功与否的重要因素,不仅奠基于产品品质与募资能力,身处竞争激烈、变幻莫测的市场中,有时还得仰赖经验丰富者指引明路。

StarFab提升新创公司高存活率、高成功率的关键,就在于「以大带小」的辅导模式。对于新创团队而言,拥有产业链和技术经验的大企业,能够协助掌握方向、提供资源,甚至提供初期订单及场域验证,进而开拓产品市场。

StarFab执行长刘晏蓉解释,StarFab除了既有的工研院技术资源,还拥有熟諳产业生态的团队人才,加上企业连结、技术加值,让大公司提供更多资源与方向,小公司则运用创新动力,双方相辅相成,彻底发挥「以大带小」的最佳效益。

「含金量高的技术不怕被取代,有时候只是方向错了。」她以主攻云端家庭安全监控系统的新创企业云守护(Beseye)为例,早期虽然开发创新、稳定的高端技术,却未能掌握市场确切需求,导致营运情况不如预期的窘境。经由StarFab的辅导和知名大厂的诊断后,云守护调整目标客群,并且善用技术优势切入各别市场,自此风生水起。

去年八月,StarFab执行「南科创新定向育成计画」,以南部科学园区为基地,与经纬航太、奇景光电、东台精机、万润科技等大厂合作,以大带小协助新创团队,致力于智能影像、制造业、零售业市场。

此外,全球智能系统大厂研华科技,也和StarFab携手成立了「研华 x StarFab物联网加速器」,聚焦辅导与投资物联网创新应用的新创团队,以商业合作、共同开发为核心,加速新创团队实践物联网创新应用价值,预计三年内至少育成15家新创团队。

刘晏蓉指出,新创产品必须透过不断的验证、修正过程,才能精确掌握市场需求,而与大厂合作的好处,就是比较容易获得「练习」的机会。

在这艰难多变的世道,刘晏蓉带领StarFab逆势突围,身为团队中的灵魂人物,她将这份成就归功于每位伙伴。

刘晏蓉直言,新创团队其实并不崇尚英雄主义,而是以组织战的形式共同打拚,她也格外重视团队中的每一份子,看到同仁焚膏继晷为了公司付出,有时也会感到愧疚。

有过二次创业经验的她认为,新创难在没有成功模式可以复制,也没有既定轨迹可以依循,一切都要靠自己建立。至于创业成功的要素,首重领导人的专注力和执行力,其次则是运气。

「早期创业,很多人是为了养家活口,但现在已经不是为求温饱的时代。」她认为,身处衣食足的现代社会,必须着重于「知荣辱」,创业前一定要先自问「为何而做?」这个使命感是否足以支撑面对挫败时的心境?虽然人各有命,机运难靠自我主导,但若创业家没有舍我其谁的使命感,可能很快就会放弃了。

她以赴韩发展的TWICE成员周子瑜为例,家境优渥,是个不折不扣的富家千金,大可以好好待在属于自己的舒适圈。然而,她因热爱舞蹈,不到14岁就离乡背井,只身前往韩国追梦,如果没有明确目标,怎么可能撑得下去?

因此,这也是她在选择团队伙伴的重要依据,倘若对方没有这样的热忱,或许就不是那么适合。

刘晏蓉特别强调心态的重要性,尤其创业者最好学会不要抱怨、广结善缘。

她说,常看到有人遭遇挫折时,就会在社群媒体上宣泄情绪,甚至怨天尤人,「但想创业,其实人脉很重要,什么样的气场就会吸引到什么样的人」,纯粹抱怨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不如就吞了吧!

成立时间:2016年

主要业务:扶植新创、技术加值、市场带路、商业諮询等

主要成果:新创团队存活率95%、毕业团队市值增4.1倍、被投资率逾四成,促成投资额达12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