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宣布近四年来首次升息行动,力图在美国利率走高之际遏止印尼盾贬势。但印尼外币债务水准高,本国货币贬值压力仍重,央行为拉抬币值恐怕还会有后续升息动作,这也反映出一些背负高外债的经济体此刻面临的棘手问题。

印尼央行17日决定调升基准利率(7天期附买回利率)1码到 4.5%,是2014年11月来首次升息。央行声明指出,此举是为了稳定印尼盾汇率。

今年来印尼盾已对美元贬值约4%,下探2015年12月来最弱的价位。同时,雅加达综合指数年初至今已下跌8.5%,是表现最差的亚洲新兴市场之一,且印尼美元债券价格今年来下跌约5%,没比土耳其和阿根廷债券表现好多少。

何以致此?印尼债券已获评为投资级;经常帐逆差已缩小,从2013年占国内生产毛额(GDP)比率3.6%减至2.1%;如今外汇存底足以支应7.4个月的进口之需,比2013年只够支应5个月显着改善。

然而,美元近来挺升已对印尼及其他新兴市场构成莫大的压力。美国联准会(Fed)逐步提高利率 – 这回看来是玩真的 – 加上美国经济相对于欧洲、日本等地的强势,带动美元走势转强。美元升值也吸引一些之前涌入欧洲和新兴市场的资金回流美国,从近来印尼资产承受卖压可见一斑。

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的数据显示,今年来累计已卖出价值27亿美元的印尼股票,上月净卖出11亿美元的印尼主权债。印尼盾贬值可能使外资卖压变本加厉。

彭博Gadfly专栏作家任淑莉(Shuli Ren)指出,印尼过去三年来总计发行逾630亿美元的美元债券,因此成为追踪新兴市场的共同基金与指数股票型基金(ETF)瞄准的焦点。随着外资退潮,2013年Fed研议缩减量化宽松(QE)引发的「缩减恐慌」(taper tantrum)梦魘似已再现。

凯投宏观经济学家莱瑟(Gareth Leather)认为,以印尼外币债务相对偏高、估计相当于GDP的28%左右,印尼经济很容易被印尼盾急贬所伤,因此未来货币政策走向将持续取决于汇率表现。他说:「我们预测印尼盾年底前会进一步走软…若果如所料,年底前可能会有进一步升息行动。」

安联(Allianz)首席经济顾问伊尔艾朗(Mohamed El-Erian)表示,新兴市场对美元升值的抵抗力已比1990年代末亚洲金融风暴时增强,一来许多国家已扬弃钉住美元的汇制、汇率变得更有弹性,二来更多国家转向国内市场筹资,也降低债务相关的货币错配风险。

但伊尔艾朗指出,新兴市场仍有两大弱点:一是之前利率超低、美元走贬时,资本大举涌入新兴市场,使这些市场如今承受外资抽腿的压力;二是新兴市场企业趁之前全球融资条件宽松的时机大量举债,美元债台高筑,如今美元转强、利率走高,偿债压力与日俱增。

他表示,在这种情况下,新兴市场经济体此刻的当务之急,是维持稳健的资产负债表、洞悉市场动态,并且捍卫政策公信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