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正式退休,为台湾半导体史画下惊嘆号,资深半导体分析师陈慧明先前接受本报专访,指出张忠谋「高度」出众,创造台积电与他个人惊奇的成就,而同样被视为台湾产业代表的集团,董事长郭台铭擅长搏感情,能驾驭万人军团,堪称是两大企业家典范。

陈慧明过去是明星外资分析师,历任港商野村、法银巴黎、大和资本及瑞银证券等大型机构,数度获得《机构投资人》、《亚元杂誌》调查票选最佳分析师。

陈慧明目前重心转往香港,仍关注台湾半导体业,凭藉过去长达20年的研究资历,其观点受重视。

这次张忠谋退休,时点恰逢科技业新时代,人工智能、物联网、电动车等趋势大爆发,各大集团抢占先机,陈慧明指出,台积电、鸿海作为台湾集团标竿,正好展现两种企业家典范,值得管理与投资借镜。

张忠谋给陈慧明第一个印象是「高度」,英文代表字是integrity,一般翻译为「正直」,但他认为,两个字其实雷同,正直就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态度。

张忠谋不仅贯彻己身,更落实到企业,对内对外秉持正直,使外界眼中的台积电,具有世界一流地位。

台积电草创时期,张忠谋眼光放远,树立仿效美国大型企业的规则,也让台积电形象不同于多数企业。陈慧明观察,英文还不受台湾企业重视时,台积电已要求会议全面採用英文,领先发布英文财报,追求畅通的沟通机制,快速打开在外资机构知名度,加速国际化进程。

这些细节加上台积电优越的技术,让外界联想台积电的竞争者,不囿限两岸,而是英特尔这种巨擘企业,因此外资长期持有台积电近八成股权,而市场竞争经历更迭,现在台积电市值还超越「大猩猩」英特尔。

单以亚洲供应链,外资圈给予台积电的评价也高于营收规模更大的三星,陈慧明分析,担任亚洲科技产业首席的指标分析师,有六成是台积电分析师,其餘四成是三星,明显反映外资圈态度,「台积电显然是更接近100分的公司。」

陈慧明进一步表示,外资买台积电,买公司竞争力,也买令人信服的信心,因为台积电文化使然,让投资人由衷信服。而张忠谋本身也具备独特领导魅力,尤其面对金融危机与产业竞争,张忠谋坚持管理学强调的诚信与专注等基本原则,在适当时机展现魄力,可见其博学与长久训练淬鍊的智能。

科技业求生存,复制他人模式屡见不鲜,然而台积电因张忠谋非凡的高度与眼光做到难以匹敌。

相较之下,鸿海版图大举扩张,借重投资跃居全球代工一哥,陈慧明认为,鸿海和台积电产业不同,台积电讲求技术专一,鸿海需要经济规模,但子公司与转投资也能做到各领域佼佼者,郭台铭是另种典范。

从企业家精神看,郭台铭更勇于表达野心,甚至展现霸气,执行也不马虎,私底下,郭台铭能在关键时刻「弯腰」,黑手产业或把它称为「搏感情」。这和台积电管理工程师比较,鸿海工厂重视员工的意志领导,需要不同的语言克服更艰辛的环境。

中国立讯精密董事长王来春,出身鸿海,先前因苹果执行长库克拜访立讯,让公司大红大紫。据传立讯工厂到处贴满「郭语录」,可以想见郭台铭一言一行对员工影响深远。

陈慧明表示,鸿海家大业大,有人解读多角化,也有人说不专注,但后者说法不够精确,因为鸿海在管理与技术「非常专注」,而他能驾驭万人军团,势必集结管理学精髓,与他个人行事结合出独特风格。

陈慧明认为,鸿海是产业特性使然,进入门槛没有台积电的晶圆代工高,但缺乏大事业撑起规模,鸿海也难以雄踞一方,鸿家军靠多家苹果供应链绑住苹果单就是代表。如果台积电来打鸿海这场仗,不见得会赢。

对台湾来说,还值得关注张忠谋及郭台铭已算是上世代菁英,新世代尚未见平起平坐的人物,二代接班备受考验。

陈慧明表示,接班挑战其实放眼全球皆然,背后还要考量时代变迁,现在扶植年轻人的资源跟过去大不同,就台湾而言,需要重视的关键除了资源,同时要小心红色供应链快速崛起。

特别是过去三年,台湾半导体业成长中个位数,大陆凭藉大基金投资,拉动产值增速超过20%,未来五到十年会更快,大陆要复制台湾半导体40年周期,或许20年就做到,台湾如何动起来?需要产官学界凝聚共识,执行上剑及履及。

陈慧明指出,大陆半导体发展,由初级市场充沛资金拉动创业,高本益比的次级市场吸引产业及资本移动,加上中下游供应链完备,政府一系列政策支持,过去20年,大陆已累积强大的互联网生态,创造AI机会,然而大陆也面临半导体IP缺乏,人才与产业资源欠缺出现薄弱基础,在美国积极主导全球半导体资源对其围堵,影响更加显现。

台湾则具备良好发展基础,长期与美国建立分工默契,若能放大此一优势,同时加强全球化布局,掌握如中国AI新市场般的软体力,产业转型与成长也就自然驱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