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

2018年是全球经济和政治动荡不止的一年,但对未来的历史学家来说,这可能是开始表达其知识和经济政策独立诉求的一年。

意外触发整个非洲大陆潜在战略转变的事件,是卢安达决定提高进口二手服装和鞋类的,以支持本国服装产业。美国立刻取消根据「非洲增长和机会法案」(AGOA)授予卢安达出口纺织品的免税待遇。

对一个高度依赖贸易的非洲内陆小国而言,此事非同小可,但卢安达坚守自身立场的事实,代表时代已经改变。如果卢安达愿意牺牲进入美国市场的优惠待遇,以发展其国内服饰业,想必该国也坚信能为其出口产品找到替代市场。

与此同时,其他非洲国家对主要贸易国家也採取更独立的态度。非洲各国政府愈来愈积极对各种可能有争议的议题表达立场,包括东非的贸易政策、非洲南部的土地再分配、以及北非的总经和债务管理政策。

非洲各国如今挺起胸膛的动机不仅是经济上的,也事关尊严、知识上的自由,及冒险绘制自身路线图的意愿。更广泛地说,非洲领导人体认到,全球经济持续转型,代表所有国家都没有足够实力将其战略偏好强加于其他国家,即便这个国家要小得多。

世界经济论坛(WEF)的实证研究表明,与上一个世代相比,关税削减和市场准入对经济成长的影响已经小得多,贸易不再是在一国生产产品然后销售到别处,而是跨越国境和时区的合作,以便让生产成本最小化、让市场覆盖范围最大化。

WEF估计,减少供应链贸易壁垒对全球国内生产毛额(GDP)成长产生的效果,是取消关税的六倍;若所有国家都能将边境管理的运作效率与运输和通讯基建,提高到全球最佳实践水准的一半,全球GDP将增加2.6兆美元(增幅达4.7%)、出口总额将增加1.6兆美元(14.5%)。相较下,全球所有关税全面取消仅能使全球GDP增加4,000亿美元(成长0.7%),出口增加1.1兆美元(上扬10.1%)。

显然,全球价值链目前是贸易的主要框架。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卢安达(以及衣索比亚和摩洛哥)等非洲国家,已经在利用这种模式转变。

诚然,眼前的贸易战已经、且将持续衝击国际供应链,但新的限制也会刺激创造力和创新,正如伦敦政经学院(LSE)荣誉教授德赛所说,「拜3D列印和人工智能(AI)等科技进步所赐,不难想像企业可以在本国生产当前仍须进口的中间产品」;在这种情况下,贸易将持续快速成长,「但产品组合将从中间产品转向最终产品」。

此外,在一个日益多极化的世界中,低所得国家将不须只依赖西方的资金和政策理念。同时,随着主要新兴经济体开始追求科技和工业发展以避开「中等所得陷阱」,这些国家也在改变全球生产体系中角色和责任的分配。在中国、越南和印尼等国的经济成就带动下,非洲和其他地区的低所得经济体如今有充沛的机会,可促进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就业。毕竟中国正在生产许多原本是已开发经济体专属的高附加价值产品。

随着中国和其他国家继续攀登工业和科技阶梯,大部分供应链须转移到其他成本更低的国家,这将影响到各地商品和劳动力的成本和价格。但开发中国家实际上可以利用后来者的地位,获得可观的经济利益。尽管自动化的威胁已被过度放大,但非洲国家尤其可以利用其较低的要素成本,推动具有比较优势的成功劳动密集型产业。

例如,非洲国家可以透过建立具有战略意义的生产群集和工业园区(包括绿色工业),来降低经营成本,同时也有能力吸引外国直接投资。如果管理得当,这种双管齐下的方法可以为低技能劳动力,提供充足的就业机会,同时迅速增加财政收入。而这反过来又可以改善其他领域的基础建设,从而为长期繁荣和社会稳定创造条件。

虽然AGOA等贸易协定对非洲国家依然非常重要,但更广泛的经济和技术变革正在开闢新的机会。在政治和知识过去几百年来都被已开发经济体牵着鼻子走后,非洲正在衝出一条自我肯定的新道路。

(作者Célestin Monga是非洲开发银行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Project Syndicate专栏作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