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险基金很多年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看空后市了。

上个月,避险基金迅速减持新兴市场资产,上回持有部位降到这么低,是在2015年8月中国意外让人民币贬值震惊市场,以及2016年初当局见熔断机制救不了股市而停止这项愚蠢实验之时。

新兴市场正痛苦哀号。随着卖压开始跨洲蔓延,从阿根廷传染到印尼,今年来单是新兴市场货币就跌了13%。债市和股市也大跌。

何时才能止血?

以季节因素调整计算,第2季经济成长5.4%,几乎跟中国一样快(若北京发布的数据可信)。同时,标普500指数缔造史上最长牛市纪录;指标新兴市场中国则早在这波卖压开始前,就已牢牢陷入熊市领域。

资金正回流美国,不论联准会()升息与否。

而随着Fed收缩资产负债表,美国这波景气扩张需要的美元资金远甚以往,更加重新兴市场的挑战。可预见新兴市场这场苦难还会持续下去,直到美国与新兴市场之间的融资情况趋于平衡为止。

加紧公共建设支出只会使债台愈筑愈高,原已紧绷的金融体系势必引来空方更大关注。

但即使真的改变,也要等到2019年初才有可能。

美国成长趋缓提供另一条通往平衡之路。世界其他经济体几乎都欲振乏力,难道美国真能以开发中国家的步调继续成长?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资料显示,这一回合贸易战瞄准的进口品有23%是消费品,像是电脑、家具和农产品。消费者支出一旦踩煞车,将抑制经济。但至少需时两个月,负面情绪才会反映在消费者信心指数上。

在开始康复前,新兴市场的动荡还会再持续一阵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