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8年12月以来,各国央行总共经对全球金融体系注入达5,000亿美元,以稳住情势。美国()已暂停升息,且正考虑停止缩减资产负债表计画,他国央行也採取类似行动。

这波「货币暴衝」显然是针对金融因素做出因应,包括去年底股市重挫、公司债与公债殖利率差距扩大及市场动荡加剧等,再加上欧洲及中国经济活动减弱。

以往央行都是扮演「最终拯救者」的角色,现在却变成「率先出手者」。量化宽松(QE)政策以往只在紧急状态下才实施,现在却变成经常性地实施。

全球经济一直过度依赖QE来维持成长,不但危险,而且还可能产生反作用。

其次,宽松货币政策虽能拉高资产价格,但对消费及投资未必有利,反而可能降低经济活动。企业资金成本下降,将鼓励企业进行自动化投资,以取代劳工,并使薪资难以明显上升;而且低利率也会鼓励投资人向企业要求分享利润,迫使公司提高股利或买回库藏股,结果导致企业裁员以拉高获利及现金流量。

再者,低利率也会降低退休者的所得及支出能力,并使企业需投入更多资金来补足年金计画的缺口,导致劳工福利减少;债券殖利率低,投资人必须增加储蓄以备未来之需,使他们的可支配所得及消费减少。

各国央行的新行动模式,显然是满怀恐慌地向市场及政治压力投降,并令市场人士预期央行会经常性地介入。宽松货币政策一向是易放难收;市场一旦上癮,对央行的要求将愈来愈强。「无限期QE」的结果,将使央行宽松政策的效果降低,也更难因应真正的危机。

(Satyajit Das是彭博资讯金融专栏作家/编译任中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