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回跌使投资人受伤惨重,但市场多头人士仍坚信这波拉回可能呼应约三年前的走势,当时美股遭遇卖压后在2016年初触底,然后继续上攻并缔造一连串历史新高纪录。空头人士则指出,这回大环境已迥异于前。

多头人士指出,现在的市况和2015年底至2016年初的情形有不少类似处。

ClearBridge投资公司策略师舒兹(Jeffrey Schulze)说:「检视当时市场的顾虑,你会发现美元走强遏制企业盈餘和全球;油价重挫;联准会(Fed)结束量化宽松(QE)并预估2016年将四度提高利率;中国经济数据十分疲弱。」

2016年初时美股乌云罩顶,500指数年初表现为空前最糟。但到第1季末情况改观。Fed暗示将暂停升息(直到那年12月才再升息1码),美元随之走软,油价也在跌破每桶30美元后触底回升,而北京祭出一轮刺激措施协助中国经济乃至于全球成长站稳脚步。股市于是开始反弹,到第1季末,年初以来表现由黑翻红,结果标普500指数2016全年收涨9.5%。

舒兹和其他多头人士认为,今年可能重现类似2016年的情况。原油价格似已回稳,有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及其盟友的减产措施提供支撑;Fed主席鲍尔上周五表示货币政策有弹性可适时调整;美元继2018年走强后,如今升势停顿;中国可能继去年的宽松措施之后,进一步採取行动刺激经济。

至于2016年未见的发展,最明显的是美中互祭关税与贸易紧张升高,舒兹认为美中贸易谈判后续发展仍将牵动投资人敏感神经,但经济和大多数企业可望挺过衝击。他指出,最重要的是,和三年前情况一样,当前这波美股跌势不太可能伴随着经济衰退。

舒兹指出,美股之前六次市场「崩跌」(ClearBridge定义「崩跌」为回跌逾20%并持续一年以上,而「拉回」指回跌逾15%且持续不到一年),都与经济衰退密切相关。因此,投资人现在面对的问题是:经济衰退会不会尾随而至?

ClearBridge的衰退风险仪表板显示,金融市场项目的三大指标(殖利率曲线、信用利差、货币供给)灯号在今年第1季都闪砾黄灯,但到第4季可望转变成绿灯,而消费者和企业景气指标目前的绿灯可望延续到年底。

再者,舒兹指出,股市跌一大段后,美股本益比已降到接近五年低点。他说,1984年和1994年当标普500指数分别只涨1.4%和1.5%时,本益比也显着下滑,但企业财务季报表现仍强,美国经济也相当紮实,结果标普500指数在隔年分别大涨,1985年大涨26.3%、1995年风升34.1%。

但空头人士警告,拿现在的情况跟2016年相比,很肤浅。

凯投宏观经济学家琼斯(Oliver Jones)指出,美国和中国经济状态和2016年相比都有重大差异,「这使未来数月经济持续复甦变得不太可能」。

琼斯说,中国的信用成长在2015年中开始弹升,为2016年初经济景气大幅加速铺路;反观现在的信用成长则是减速,已下探逾十年来最低点却尚未见到底部,意味经济短期内似乎还不会好转。

琼斯对美国经济重演2016年成长回升的历史也不太乐观。他表示,Fed之前一连串升息的效应将在今年浮现,而去年减税和其他财政刺激的效力也将消退,2019年美国经济「明显减缓」已成定局。

他说:「世界两大经济体引领全球成长放慢脚步,我们怀疑,股市最近的反弹动能必将式微,全球大多数市场今年底都将以下跌收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