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初时,德意志银行美股专家柯西克(Aleksandar Kocic)曾经预测,500指数全年的底部在2,300-2,400点之间,理由是联准会()将落实货币政策正常化;当时被市场普遍认为是笑话一则,孰料12月24日标普指数便收在2,351点,刚好位于2,300-2,400点区间的正中间,也是全年的最低点,直到年底封关时才反弹到2,500点。

柯西克的预测与当时的主流看法大相逕庭。在2017年底时,华尔街专家普遍预测2018年底标普指数将为2,855点。当时有股市「甘道夫」之称的摩根大通专家克拉洛维奇(Marko Kolanovic),也只预测2018年美股动荡幅度会稍稍扩大。

柯西克为何能够一槌定音?其实他所凭的只是一套简单理论,用来评估Fed升息对股市的衝击,以及投资人对Fed以往的「护盘动作」将重新评估,因而降低风险承受意愿。

柯西克12月27日再度指出,「尽管面对各种政治纷扰,我们的看法是市场会错误解读各种过时且靠不住的信号,对经济做出不正确的结论,并利用这些资讯来低估风险」。

他表示,经过多年的量化宽松(QE)政策后,已经看到Fed开始将系统性的风险抽离市场,不再鼓励投资人抢购金融资产。随着Fed升息及缩减资产负债表,利率与股价间的beta值(联动关係)开始正常化。依据他的计算,2018年时beta值为30,并预测到2018年底时将降到10左右,这意味标普指数将跌到2,300-2,400点。

Fed如果既要落实正常化,又不愿引发市场过度震荡,应该可以参考柯西克的理论。2008金融海啸之后,各国央行一直扮演市场「救火队」,为股市提供下档支撑力道。柯西克强调,Fed目前正在摆脱「最终救世主」的角色。

但他也表示,Fed在持续紧缩,为金融体系注入风险因素之际,作法仍须审慎;当一些投资人对升息有所批评时,Fed应该与市场「持续沟通」。经济学者伊尔艾朗也表示,Fed必须「证明对市场及外界发生的状况更为敏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