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若要开革Fed主席,光是法律问题就将有得吵。Fed历史学者康提─布朗教授主张,川普可以设法拔掉鲍尔的主席一职,成为光杆理事;但若川普果真如此,Fed将如何反应?

市场人士想得最美的情况应该是:鲍尔同时卸下主席及理事职位,由主管货币政策的副主席克拉瑞达接任,造成股市重挫,公债大涨。

于是克拉瑞达及其他决策官员于2019年1月开会时立即降息,甚至提前召开紧急会议抢先降息,股市也将随之反弹。由于这段转折期非常短,因此股市虽然经过急跌、急涨的动荡,但还来不及对一般民众及企业的经济活动造成衝击。

最糟的情况,则是Fed为了「鲍尔开革案」跟川普大打官司,以捍卫Fed的独立性。整个司法流程可能长到不行,因而在金融市场引发「脱险」卖压,最终将重创经济,并对一般民众造成伤害。即便是前述第一种状况,Fed也将成为另一个受伤的体制性机构,且事实上现在已经如此。未来只要Fed採取任何缓解市场压力的政策,都会被认为是在向川普讨好,决策独立性将荡然无存。

因此无论未来情势如何发展,我们都已经进入既无前例可循、而且相当危险的领域。美国政府因应金融危机的能力并不明确,因此未来一旦再发生危机,Fed势必将承担更重的责任;然而现在Fed已经被川普重伤,因应危机的效果也可能大打折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