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隆周刊(Barrons)报导,美国股市6日剧烈震荡,道琼工业指数盘中狂泻784点,跌幅一度深达3.1%,主要导火线是中国电信设备巨人华为的财务长遭到逮捕使美-中贸易紧张关係急遽升高,助长 市场规避风险的气氛。

避险气氛瀰漫,使日圆、欧元、瑞士法郎汇价全面挺升。美国10年期公债价格劲扬,走势与价格反向的殖利率降到2.856%,是8月来最低。

乍看下,6日美国金融市场反映典型资金避险、遁入安全港的反射动作。但巴隆专栏作家史卡格斯(Alexandra Scaggs)指出,仔细深究可知这回不一样。他说,上个月市场卖压主要受企业债务忧虑驱动,但这回交易员更担心全球贸易急转直下衝击中国和全球经济成长,导致2019年重演2016年的历史。

何以见得这回情况不同?史卡格斯点出两个线索:一,美元显得相对弱势。风险性资产涌现卖压时,美元通常表现强劲,但6日美元对主要货币走势涨跌互见,对澳币、加币等大宗商品产国货币走强,但对其他被视为避风港的货币略微走弱,例如对日圆贬值0.7%、对欧元贬0.3%。

他说,投资人押注美元走软,据此几乎可确定投资人担心的是全球和中国经济成长减速,而不是美国的经济情况。(毕竟美元仍是全球贸易通用货币,美国目前也是大宗商品净生产国)。

第二个线索是市场对()货币政策的展望。从利率期货市场可看出,交易员现在认为,明年Fed如果会升息,可能只升一次。

若认为这波市场卖压肇因于投资人对美国贸易战和中国成长的忧虑,那么市场预期明年Fed升息脚步将会停顿,就很合逻辑。2016年,在市场人士对中国成长展望忧心忡忡的同时,全球股市卖压涌现,油价也下挫,金融市场动荡促使Fed紧缩政策脚步停顿了一年。(Fed在2015年12月启动后首次升息,之后就按兵不动,直到2016年底才再次升息)。

史卡格斯指出,这回的不同点在于:即使Fed明年不再升息,仍可能透过缩减资产负债表紧缩货币政策。

从美国与中国贸易紧张程度来看,这回情况也不同。诚如Evercore ISI的研究报告所述:「拘留华为财务长孟晚舟并准备将她引渡至美国,已描绘出一幅醜陋的科技贸易冷战前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