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今年几乎没有用错政策。央行已经升息1.25个百分点,且政府约束财政支出,经常帐收支也有改善,但印尼盾仍贬值近9%,原因是引进了不该引进的。

决定一国汇率的主要因素,是对长期资金的吸引力,印尼在这方面的表现相当难看。第2季印尼的外人直接投资(FDI)比去年同期萎缩12.9%,是2011年来首次下降;以印尼的经济规模计算,印尼FDI的成绩在东南亚国家中敬陪末座。

部分原因是印尼政府想要证明自己不必依赖中国。印尼对中国投资关上大门,也未参加「一带一路」计画。

中国唯一参与的基础建设计画是雅加达─万隆的高速铁路(总投资额59亿美元,全长142公里)。总统佐科威的审慎作法可以理解,因为目前马来西亚、等国政府都在评估中国「带路」计画的投资案是否公平。

但这不表示印尼能够独力进行建设,佐科威提出的3,230亿美元基建计画必须靠国外资金。

佐科威2014年10月主政以来,政府的本国货币公债发行额倍增,达2,247兆印尼盾,且其中约40%由外资持有。一旦新兴市场出现动荡,全球基金经理人都会抛出印尼盾公债,或进行汇率避险操作,两者都会压低印尼盾汇率。

换言之,印尼政府不重视如何吸引较稳定的FDI,反而设法吸引投资组合资金。

印尼现在要回头可能已经太迟,因为中国对外国的建设投资高峰期已过。今年第2季中国对外基础建设计画的营收仅成长0.3%,远低于去年同期的5.8%。最近阿根廷、委内瑞拉及巴基斯坦都发生债务危机,中国的对外投资基金将进一步吃紧。

此外,中国对印尼投资的经验也不佳。雅加达─万隆铁路计画早在2015年就敲定,但由于土地徵收延误,目前才刚刚开工,中国相当不习惯这种进度。

由于印尼将于明年4月举行总统大选,反对党已经开始抨击政府的举债作法。真正的问题并不在于负债的规模,而是债权人的属性。

佐科威选择的金主,并非长期且稳定的外资来源,反而是只要一有风吹草动便会撤离的投资组合基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