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创投资本家、凯鹏华盈(KPCB)董事长杜尔(John Doerr)最为闻名的是对Google、亚马逊、推特和几家新创公司的初期注资;除此之外,他也力倡「目标与关键成果」(OKR)管理哲学。

这套理论,是他在英特尔担任工程师和主管期间,从英特尔共同创办人暨执行长葛洛夫(Andy Grove)身上习得。杜尔接受道琼社访问时表示,他的最新着作《Measure What Matters》谈的就是OKR,不仅可提供企业策略,也是因应领导危机的蓝图,希望能推广至政府、学校和非营利机构,甚至家庭。以下为道琼社与杜尔的问答:

杜尔:许多领导人和机构令我们失望,而且原因是他们制定了错误的目标。

杜尔:富国银行。领导阶层设定目标错误,导致员工为了达标假造帐户、推销不必要的。目标的设定,应该精确、周详并透明,并且得追踪进度。

杜尔:1999年,我和Google共同创办人佩吉(Larry Page)、布林(Sergey Brin)开会;这两位史丹佛大学中輟生当时24岁,我向他们提出了OKR。自此之后,Google员工每季都会写下目标和关键成果,加以评分并发送给内部其他员工。这些资料不曾外流,之后也被销毁。这不是用来谈红利或升迁,达成70%就算好成绩,未达成也无所谓,真正的目的,是让企业员工共同投入独特的延伸目标。

杜尔:这可由公司自行决定, OKR有承诺式和企图式,有些组织设定并分享远大的企图式目标,藉此创造长久价值。如果医院、学校和政府机构能够设立这类目标并公开,将能产生极大的价值。

杜尔:一般来说,红利或销售不与OKR绑在一起。

杜尔:我想建立体制,希望能够应用在美国联邦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U.S. Centers for Medicare & Medicaid Services),这是一家规模1兆美元的公司。我希望透过OKR振兴政府,我们必须如此。非营利组织也可以应用。

杜尔:我个人非常推崇哈斯汀(Reed Hastings)。他领导Netflix的时候,也身兼加州教育委员会主席。他是一个教师,也是和平工作团(Peace Corps)的志工。另外,苹果公司的执行长库克,字母公司执行长佩吉、Google前执行长施密特、亚马逊执行长、脸书执行长查克柏格,都是很优秀的CEO。

年龄:66岁(1951年6月29日出生)

职业:创投家、KPCB董事长

身价:78亿美元(2018年)

重要经历:2009年获任命为总统经济复甦諮询委员会成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