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重隐私是通讯软体WhatsApp的标誌,对共同创办人杨.库姆(Jan Koum)尤其重要。在时期的出生成长的库姆,对甚么叫作生活没隐私,有着刻骨铭心的体会。

二○一四年二月,成立五年、拥有四点五亿用户的WhatsApp以一百九十亿美元(五千六百五十亿台币)卖给社群媒体龙头「脸书」(Facebook)后,库姆写道:「尊重个人通讯隐私是我们的DNA,对客户所知愈少愈好,是我们打造WhatsApp的目标。假如和脸书合作意味我们必须改变价值观的话,根本就不会有这笔交易了。」

在脸书闹出客户个资遭滥用的醜闻后,库姆没有改变自己的价值观,而是选择走人。他并没有说明原因,仅表示「离开的时候到了」,还说要好好享受工作以外的兴趣,像是「蒐集稀有的气冷」。

不玩脸书,改玩保时捷?拥有九十三亿美元(二千七百七十亿台币)身家的库姆,一直将保时捷视为事业成功的象徵,已蒐集了很多辆。

二○一六年接受保时捷客户杂誌访问时,库姆解释保时捷如何成为他奋发向上的最大动力。在乌克兰首都基辅郊区长大的库姆说,买得起保时捷对他而言就代表成功,让他求学和工作更卖力。

一九七六年在乌克兰基辅出生的库姆,尽管见证了苏联解体、一九九一年乌克兰独立的历史时刻,仍在一九九二年跟母亲一起远渡重洋,前往美国寻找更好的生活,父亲留在乌克兰。那一年,库姆十六岁。

库姆与妈妈搬到加州的山景城,获得政府补贴,有了粮票和栖身的公寓。为了生活餬口,库姆做清洁工,妈妈当保母。

库姆一路半工半读,进了大学,然后跟许多知名的科技创业家一样中輟。靠着自学,库姆学会程式设计,廿一岁进入雅虎工作,卅岁离开去环遊世界,寻找灵感。任职雅虎期间,库姆结识了布莱恩.艾克顿(Brian Acton),两人在二○○九年共同创立WhatsApp。

今年元月,库姆曾介绍WhatsApp的发明经过,表示一切均起源于他上健身房时,漏接太多通电话:「开头是我买了一支iPhone,每次我上健身房时都会漏接电话,可把我给惹恼了。」

「我和艾克顿起初并没打算成立公司,只想做一个产品供人使用。」库姆回忆,App推出后被收入苹果的App Store(应用程式商店),他们很兴奋:「都没有人使用时,我们很失望。」

不过,此一窘况很快就改变了。WhatsApp以其简单使用的介面和整齐的设计,在欧洲、南美洲和非洲大受欢迎,全球用户突破四亿,像脸书这样的大腕很快就上门提亲了。

对于当时卖给脸书的过程,库姆表示脑中一片空白,只记得和一群律师在会议室连续开了三天的会,交易就达成了。

根据美国证管会的资料,库姆去年大卖脸书持股,十六次交易的市值高达廿八亿美元,金额傲视整个科技业。WhatsApp每月的使用者已达到十三亿人。

今年初记者问库姆,高价卖出持股就像「中乐透」,何苦继续工作?他回答:「还有很多人没有使用我们的产品。我们还有问题要解决。」

如今决定离开,企业所有问题再也与他无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