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问题与众不同,因为美国社会安全金的财源来自 「信託基金」制度,一旦基金耗尽就会产生危机。尽管危机来临时的选项会与他国政府面临的选择有所不同,美国为避免危机而採取的政策,仍可供其他遭遇人口老化问题的国家参考。

美国的制度是这么运作的:依法课徵税供社会安全退休金专用。雇主和员工各自从现金收入拨付6.2%的税款,存入社会安全信託基金,并投资于政府公债。个人年满67岁时,有权依据生平缴付的薪资税金请领社会安全给付,延后或提早退休者将根据精算增减给付。

由于人口老化,给付总额增加得比税收快。自2016年以降,给付金额已超过税款与利息的总和,造成该信託基金餘额水位下滑,据估计到2034年餘额会降至零,到那时,将不再有利息收入。由于给付只能从该信託基金拨款支付,给付金额将必须降到那年税收金额的水平。

倘若美国国会不修法,精算师预估,2034年的给付必须立刻大砍21%,不然税收就得提高26.5%,但我认为这两条路似乎都窒碍难行。

国会若现在表决逐步提高可请领社会安全给付的标准退休年龄,从目前的67岁延后三年到70岁,可避免2034年爆发危机。

这些补救措施,包括提高请领全额给付的年龄或以股票投资补强现有制度,对其他採行PAYG制的国家应该也有帮助。愈早推动这些改变,就愈能确保财务安全无虞,进而使未来的给付更加稳当可靠。(作者Martin Feldstein是哈佛经济学教授、Project Syndicate专栏作家/编译汤淑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