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模达台币17兆的国民年金,号称是全球第三大养老基金,照理说应该有不少人愿意担任这笔庞大基金的操盘手,一展金融长才。然而,这项国民年金基金首席投资官(CIO)一职已悬缺一年多,今年2月和6月当局两度启动徵人程序,还是乏人问津,基金经理也缺额严重。主因是这份工作钱少事多离家远,有时还必须忍受猪排泄物臭味。一不小心,还可能惹上官司坐牢。

华尔街日报报导,南韩国民年金投资长听起来位高权重,但实际待遇低于市场平均水平,还必须承受政治抨击。投资长负责统筹NPS达5650亿美元(约台币17兆元,高于比利时全年国内生产总值)的全球投资,但薪酬只有民间企业同级职位的三分之一。

另外,NPS是许多南韩上市公司大股东,在这些公司重要决策中扮演要角,也因此常遭政治力干预,甚至惹上官司。2015年南韩三星一桩争议性并购案,NPS全力护航让此案过关,后来被检方查出这项决定和前总统朴槿惠贪汙滥权案有关,NPS前总监文亨杓因此在2016年被捕,去年遭判刑两年半。

不过,最让人难以招架的,应该是NPS新总部地点。2016年,为减少经济活动过于集中首都首尔,协助其他地区发展,南韩政府宣布部分政府部门搬迁计画,其中包括NPS。

去年年初,NPS总部从首尔论峴洞迁往全罗北道首府全州市乡下,一栋很有未来感的玻璃墙大楼。全州距首尔约210公里,车程3小时,NPS所在的「全北革新城市」(Jeonbuk Innocity),离全州约30分钟车程,周遭群山环抱,还有稻田、家畜与粪便处理设施。

「全北革新城市」当局今年至少已接获155个投诉案,抱怨猪圈、粪肥回收设施散播臭味。今年3月,当地政府装设了「自动微生物喷雾」,试图减少臭气。

NPS在当地提供员工宿舍,一名员工说:「完全就像大学宿舍,而且相当孤立。」他现在每天起个大早,上网寻找其他工作机会。

许多员工周一到周五住在宿舍,周五一下班就赶搭交通车回首尔和家人团聚。NPS新总部附近一间餐厅的老闆娘说,「周五晚上开始,街上就没人了」。

NPS南迁时即曾引发离职潮,不少投资经理选择去职。南迁一年多来,NPS的基金经理走了四分之一以上;三分之一职位,包括首席投资官及8个其他高级主管职中的3个,都已悬缺至少数月。

一些高阶员工在NPS南迁数个月后离职,他们最初对新生活方式感到好奇,想要试试看,但数月后纷纷放弃。搬迁后没多久即离职的一名前员工说:「我受不了我的生活。」

NPS自前任首席投资官姜明旭(Myoun-wook Kang)去年7月辞职后,一直未找到人顶替。

2016年2月,曾任韩国Meritz资产管理首席投资官的姜明旭被任命为NPS新任CIO。但一年半后,姜明旭以「个人原因」辞职,成为NPS史上首个连头两年任期都没做完,就主动离职的首席投资官。

姜明旭的代理人崔英植(Cho In-Sik,译音)今年7月疑似因政治压力辞职,而NPS在此之前已再次展开徵求CIO行动。

根据NPS的公告,对于CIO候选人,NPS不光要求他或她「需具备全球投资能力」和「管理过退休养老金的经验」,同时还要拥有「高度的道德责任感」。

另外,根据NPS规定,CIO一旦离职或退休,三年内不得转任其他金融机构。市场人士说:「NPS提供的薪水低于外面平均水平,再加上这条限制,只有将NPS视为事业发展最后一站的人才可能接受吧。」

一名国会议员最近为了NPS的CIO如此难觅动怒,他说:「难道我们得从外国进口?」

不过,现在外国人也不太想来。到南韩打天下的一些外籍私募基金与避险基金经理人,以往都以NPS为他们的首选,但他们现在会直接略过NPS,认为日本是更佳去处。一间香港金融顾问公司的人员说,NPS新总部的位置根本就不是金融投资中心。

2017年,NPS的投资报酬率为7.3%,今年上半年只剩0.9%。许多人都在猜测,NPS绩效大跌可能和总部搬迁人才流失有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