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重新夺回美国最有价值企业的荣衔,股票市值回升到大约9,450亿美元,股价涨回200美元上下,今年来股价涨幅达26%。情况看来似乎再好不过。

但Futurum Research分析师纽曼12日在MarketWatch撰文指出,深入研究苹果会发现许多隐忧,可能使苹果股票在未来一、两年变成高风险投资,这将是十餘年来首见的情况。

以下是纽曼认为值得投资人关切的七个理由:

苹果iPhone只占智能手机产业总销量的19%,却囊括了87%的获利,表现出色。问题在于,出货量已下滑,苹果甚至不再逐季公布iPhone销量以淡化下降趋势。由于iPhone创新改良幅度小、售价又提高,许多民众等更久才换新机或改买别牌手机,这对iPhone占获利比重高的苹果是坏消息。

在执行长库克领导下,苹果对投资人利益的关注更甚于对用户的重视,产品创新与设计变成次要考量,投资人摆第一,殊不知苹果长期事业的兴衰成败取决于能否赢得消费者的心,而不是能否取悦华尔街。这令人联想到鲍尔默(Steve Ballmer)时代的微软,全神贯注于为股东衝高短期获利,却错失行动、云端和大数据商机,直到现任执行长纳德拉上台才扭转局面。

苹果昔日以挑战者之姿,给市场带来破坏式创新。要改变现状须「不同凡想」。今天,苹果市场地位坐大了,反而失去身分认同感、使命感和。这说明为什么苹果现在的事业企图包山包海:想成为信用卡公司、另一个Netflix、新闻业的读者文摘,或许也想成为扩增实境(AR)公司,甚至汽车公司。最糟的是,苹果一再回头找灵感,而不是往前看。纽曼形容「(苹果已故共同创办人)有愿景,库克则有试算表」。使苹果产品伟大的不是试算表,而是愿景。

贾伯斯是市场开创者,擅长从有潜力的新产品类别中开拓出全新的市场,而且在仔细评估风险后,拿捏出不快不慢、恰到好处的时机推出产品,据此奠定成功基础。反观今天的苹果,似乎不再有能力或意愿开创新市场,为未来成长搭起新舞台。苹果本可能成为智能家庭公司,但让亚马逊或Google抢得先机;苹果本可能成为混合实境(Mixed Reality,XR)公司,尽管市场耳语传得沸沸扬扬,苹果至今尚未打造出革命性的XR产品,眼睁睁看着微软、脸书和Magic Leap在这领域超前。

在智能手机方面,华为和三星以萤幕折叠技术、5G和众多先进功能重塑智能手机。对照下,苹果iPhone仍大致沿用2017年规格,支援5G的进度落后安卓阵营至少一年,甚至有人揣测苹果要到2021年才会推5G手机。电脑方面,PC厂商正以常时连网电脑(Always Connected PCs,ACPCs)重新改造笔电,反观苹果MacBook仍走慢吞吞渐进改良路线( 至今还没有触控萤幕?)苹果最强的竞争对手都已推出令人印象深刻的VR产品,苹果却停留在「着手研发」阶段。人工智能(AI)方面,苹果的Siri可谓市场上功能最弱的数位助理。在其他业者快马加鞭推出令消费者耳目一新的酷炫功能之际,苹果若维持10%至25%的改良步调,产品订价高出对手货一大截的日子恐怕屈指可数。

贾伯斯对产品品质非常讲究、挑剔,以确保产品出厂时尽善尽美。但在库克领导下,苹果产品推出后爆出瑕疵的传闻屡见不鲜,需要更多软体更新解决问题,某些情况下甚至连硬体状况都须修复。纽曼举例说,MacBook键盘问题仍未解决,令Quartz一篇评论质疑苹果到底还在不在乎PC。消费者付较高的价钱,是想获得更佳的体验,这种品管问题只会疏远原本因讲究品质而投入苹果怀抱的消费者。

纽曼表示,近几年来,苹果「不当行为」增加了,例如被指控对消费者撒谎、窃取智能财产、霸凌供应商等,这将加深消费者对苹果的怀疑和反感,也可能对他们的购买决定产生重大影响。在社群媒体大行其道的时代,一家企业能否赢得消费大众的信任,至关紧要。

纽曼的结论是,苹果目前的地位不会一夕崩垮,但核心的成功指标已大不如前,至少已有七个警示灯亮起,这还不包括与高通(Qualcomm)诉讼战和押注中国市场可能带来的伤害。综合观之,纽曼预见这些问题势必导致苹果成长减速,可能意味未来数年获利缩减、股东权益报酬率下滑,使投资这档股票的长期风险升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