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数股票型基金(ETF)之父约翰.柏格(John Bogle)谈投资,提到他人生最差和最佳的赌注,印证了在危机中悟出。

他说,最差的赌注是投资数十亿美元在管理资产上,赔上了工作,还有十多亿美元。1965年,柏格被长年任职的威灵顿管理公司任命为副总裁,负责管理一个大型平衡基金「威灵顿基金」。

当时是个投机走短线的时代,威灵顿基金投资股票和债券,是个非常保守的平衡基金,操作手法不受市场欢迎。柏格虽不喜欢短线投机但为公司生计着想,他决定和一家投入这种操作的基金公司合并,自己成了合并后的公司的执行长。合并后公司有几年好光景,但在70年代初期股市崩跌,威灵顿基金所管理的资产价值由1965年的20亿美元,掉到只有4.8亿美元。公司本身的股价也从1968年的50美元跌到1975年的4.25美元。柏格也因而丢了执行长的职位。

柏格表示,并购前他就怀疑过这类积极操作管理的基金的成效,「我知道这样操作是很困难的,但是我没想到情况会如此糟糕。」他说,经过这番折腾,更坚定了「基金应该追踪市场而不是试图战胜市场」,这个他在普林斯敦读大学时就开始有的想法。

于是,柏格在最差的赌注之中找到了他最佳的赌注─成立先锋500指数基金。1975年柏格成立「第一指数投资信託」(现在改称「先锋500指数基金」),这支基金追踪标普500指数表现,向投资人收取低廉管理费,只做低度的被动管理,不高薪聘请以为自己选股可以胜过大盘表现的基金经理人。

这种概念并没有一开始就热门,1976年IPO时只集资到1,130万美元,后来才获投资人青睞,今年11月底,先锋500和姊妹基金先锋工业指数基金,规模达6,630亿美元;截至今年9月,基金公司旗下管理的资产逾5兆美元。

指数型基金如今被更多的人认为优于积极管理的基金,柏格也被尊为指数型基金之父。「我大概有25年没有买单一公司的股票了。」柏格这么说。

问他对于Google、脸书等上市是否曾经心动想买进这些公司股票,柏格表示他从没考虑过。「大家会说,我买进Google股票了,你不买真是个笨蛋。」柏格说,但愿Google股票在这些人退休时,还是上涨的。

柏格对指数型基金的忠诚虽没能让他像那么富有,但却赢得巴菲特的敬重。在巴菲特的公司波克夏2016年的年报中,巴菲特写道:「若要为对美国投资人贡献最大的人士竖立雕像,这个人非柏格莫属。」(取材自道琼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