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伟伯

世界若要克服2018年的「大颠覆」,就需要一个新的全球合作框架。国际社会二战后曾齐聚一堂,共同设计一套合作追求共享未来的体制架构。如今,有必要重拾这一举措。

然而这回挑战不仅是地缘政治和经济问题。我们正经历个人和社会如何相互关联的根本性变化。我们也可透过理解这一变化,积极影响结果。

首先要认清,我们正经历第四次工业革命(工业4.0),商业、经济、社会与政治都出现根本上的转变。自2016年世界经济论坛(WEF)年会首次将这想法概念化以来,我便明白,仅靠修补现有的流程与机构并无效。相形下,我们需要重新设计,以充分利用等待着我们的大量新机会,同时避免当前目睹的那种颠覆。

如果我们无动于衷或依赖小修小补来修复这套过时制度的缺陷,变革的力量将绕过这些制度,并发展出自身的动力和规则。

工业4.0已在许多方面改变经济体系。首先,一个新的数位化、互相连结与整合、且具有循环与共享经济的虚拟世界,正使得实体世界愈显渺小。制造业正历经自动化、在地化与个人化的变革,传统供应链将因此变得过时。竞争愈来愈少基于成本,而是日益由功能与创新所驱动。很快地,规模经济将不再提供既往优势。最宝贵的资源是人才,而非传统资金。

工业4.0也正把前所未有的力量和资源置于少数几家企业手中。如今那些领先的数位企业正重塑人们日常生活,并以传统企业永远无法达到的方式颠覆传统的社交模式。从现在起,掌握人工智能(AI)与大数据、透过引领智能系统来运作大型平台的能力,将决定企业和国家的力量。

由AI驱动自动化的普及,将改变就业与收入模式。工作机会将日益透过创新体系而自行创造出来。传统劳动收入将被具创造性的任务、创业投资与先发优势的累计报酬取代。

全球经济互动已不再只能划分为商品和服务贸易、金融交易和投资类别。所有经济流动都被整合入一个跨境有形和无形价值交换的综合系统,政府必须开始对根植于云端的垄断平台和价值创造机制课税。

未来几年,国家预算将日益吃紧,因为须分配于软硬基础设施,用来为创新与重新培训和升级劳工技能提供生态系统,同时还要分配于社会福利方案,以助劳工度过当前经济转型。

一大优先措施是调整教育以适应工业4.0的需求,重点在于培养创造力、批判思维、数位素养与同理心、感受性和合作能力,确保科技始终是因应人类需求而生。教育体系的打造也须更加考量到终身学习,这可透过数位课程与面对面的个人化发展与教学达成。

整体政策制定也必须因应工业4.0的变革速度,发展出协调、灵活的新治理模式,以免政策不断落后于技术发展。

各国如何回应这些变革,将决定各自未来的成长轨迹与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在无国界互相连结的过程中,工业4.0需要把国家政策整合入全球体系。今日,全球化的定义是扩大多边与双边贸易,但未来,全球化将是形容国家数位系统之间的相互连结,以及相关的点子与服务流动。

尽管许多国家仍在试着追赶上回的工业革命,但他们应认清第四次工业革命正为他们跃进至最新颖的创新,提供独特机会。英国在收割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好处后,成为19世纪称霸全球的强权,随后美国则拿下第二、三次工业革命主导权。这三次革命把世界区分为工业化和开发中国家。

如今全球权力平衡正在重新分配。现在,单一个人也有办法引发巨大颠覆,我们不能再支持一个只区分富人和穷人的世界。我们也迫切需要全球合作,重新思考自由、公平与包容性经济关係在当前世界的样貌。

二次大战后,国际社会为持续和平、安全和繁荣奠定基础。但世界在过去70年来已发生重大变化,现在该採取新方法了。唯有共同迎接这项挑战,我们才能塑造一个对所有人都有利的全球前景。(作者Klaus Schwab是世界经济论坛共同创办人兼执行董事长、Project Syndicate专栏作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