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旗集团编纂的资料显示,500指数成分股企业去年约买回逾8,000亿美元的库藏股,超过其投资新计画或升级厂房与设备的总额。买回库藏股的金额超过资本支出为2008年以来首见,这项数据势必引起一些政治人物的不满,这些政界人士向来疾呼应限制企业实施库藏股。

其中最为詬病的是,这股库藏股风潮显示企业高层急欲在短期内讨好股东,牺牲资本支出等带来的长远利益的投资策略。但花旗策略师雷科维奇(Tobias Levkovich)认为,这类批评不见得合理。

去年企业卯劲买回顾藏股,主因2017年实施的减税措施,当时政府盼望这次税改能提振企业获利,并促使资金回流。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企业在动用现金时,资本支出仍占上风,企业在过去十年的投资超过6兆美元,同期买回库藏股的金额为5.1兆美元。

雷科维奇1日表示,投资人向来被灌输误导性内容,认为企业实施库藏股就会牺牲资本投资。国会议员对这项议题发出的不平之鸣,似乎失之偏颇 。

由于议员将公司治理视为大选议题,买回库藏股屡遭抨击。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及参议员(Bernie Sanders)上月表示,将推动立法禁止企业实施库藏股,除非先提高员工及福利。数天后,共和党佛州参议员鲁比欧(Marco Rubio)也宣布一项计画,要比照股利税,对买回库藏股课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