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日前爱评网三位创办人何吉弘、叶卉婷、叶卉卿协同台北市议员 (呱吉)与立法委员余宛如召开记者会,表示街口非法解雇爱评网前员工,甚至直指街口执行长胡亦嘉出言不逊,而在今日 (4/16)对外说明中,胡亦嘉则再次将双方在收购后对话内容、点交过程,以及包含要求原本收购爱评网的美团提供尽职调查 (Due Diligence,简称DD)文件内容,另外也将爱评网员工过往出缺勤记录对外公布,表示依法合理开除未履行工作义务劳工。

针对日前三位创办人指称胡亦嘉非法解雇爱评网员工,胡亦嘉首先说明爱评网自3月21日由街口收购持有之后,便转为街口旗下子公司维持运作,同时三位创办人也从资方转为劳方,而先前在台北市议员邱威杰召开记者会时所公布资料,显示爱评网员工在今年1、2月均有到职工作,但街口强调以三位创办人中的何吉弘为例,今年1、2月均未有打卡记录,3月才以忘记打卡为由补上记录,直到4月1日才开始自己打卡,因此质疑3月打卡记录均为伪造。

因此胡亦嘉便以劳基法第12条第6款规定旷职3日可解雇为由,将三名创办人,以及其中一名创办人配偶解雇。而针对爱评网员工声称要求非业务身分的财务人员执行指派任务,胡亦嘉则表示确实在4月1日指派8名留守爱评网员工执行34件合约服务,同时也强调这些员工的职责本来就是履行业务人员所签回合约,强调本身并未违法解雇爱评网员工。

至于在4月1日解雇4名爱评网员工,并且在4月2日因爱评网剩餘员工表明不执行原职务内容,以劳基法第12条第4款规定以违反劳动契约或工作规则将其解雇,胡亦嘉则说明4月1日解雇的4名爱评网员工均为业务,公司法务考量业务性质打卡状况不稳定,建议先解雇再询问是否愿意以街口员工身分受聘,并且同意并入先前年资,而在4月2日解雇8名爱评网员工,则是基于爱评网员工不愿配合使用街口提供电脑,同时以商用软体非合法授权客诚科技等理由,表明无法工作,使得街口无法顺利接手爱评网营运情况下选择将其解雇。

不过,胡亦嘉强调目前依然希望爱评网员工能与街口进行对谈,即便先前因故解雇,依然愿意尊重继续留任,或是选择离开意愿。胡亦嘉表示,若是这些员工愿意留任经营爱评网,更愿意以原本年资用街口员工身分继续聘用,若是选择离开的话,则会支付依照解雇相关计算费用,但目前并未获得任何爱评网员工回应。

对于三位创办人提及的350万元年薪,以及直指胡亦嘉语带威胁不签和解就让公司破产的说词,胡亦嘉则表示考量爱评网本身营运已经亏损,甚至还有外部积欠费用等问题,若三位创办人仍坚持高额年薪,势必会造成公司更大亏损,同时也强调依照美团提出条件并非依照350万元除以12个月的方式计算,而是在诸多条件情况下累加而成,因此认为三位创办人提出条件难以达成,但可能在叙述上让三位创办人之一叶卉婷造成误解。

同时,胡亦嘉也强调后续因为无法在经营方向与三位创办人达成共识,因此便提议以三位创办人在客诚科技年资,以及美团提出350万年薪依照劳基法规定资遣。

而针对收购爱评网所产生争议,胡亦嘉再次强调当时卖家美团仅给一週时间考虑,因为实际收购价格并不算高 (注),很快就在短时间内决定收购爱评网,但才发现诸多问题。

市场传闻实际收购金额为9万美元,约接近新台币300万元,但胡亦嘉表示此为商业机密而未对外公开。

虽然此次亲上火线说明与爱评网之间争议,但也针对先前在金管会出言不逊,并且在Facebook等线上社群平台与爱评网创办人对峙,甚至也出现不少引发争议言论,胡亦嘉在此次说明也坦承双方在事情处理确实有不少情绪发言,同时表示日后将会更加留意个人言论。

但从先前爱评网三位创办人对外说明,到此次街口执行长胡亦嘉公布内容,显然双方依然站在对自己有利情况发言,实际上从街口收购爱评网的过程中,虽然胡亦嘉表示看中的是爱评网的业务能力,但却又在交割后将爱评网业务解雇,若确实希望获得爱评网业务扩展能力,倒不如直接等爱评网自行解散,进而招募原本业务。

因此从部分看法认为,街口看上的或许是爱评网过去以来累积店家与用户数据资料,尤其在目前数据越来越能成为有用「工具」,却难以有效累积蒐集的情况下,透过直接收购确实是最快方式。但依照胡亦嘉的说法,则强调是因为希望爱评网能继续维持营运,不希望这个台湾网路品牌就此消失,同时也否认以低价购入爱评网,并且计画接手高于购入价格的现金资产,说明先前已经做好因爱评网亏损形成更大资金支出的准备。

至于接下来是否会考虑让爱评网解散,或是另寻其他解决途径,胡亦嘉表示目前双方在4月之后就没有进一步沟通,但暂时不会有太大变动,现阶段会朝向让爱评网营运人力补齐至15人规模,进而设法亏损问题,以及如何与街口服务整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