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评网,原是台湾最大美食社群网站,前后几轮融资共募了超过3亿元,连最后将整个公司卖给美团的前几个月,都还拿到一笔数千万元的创投资金。却在钱烧光后,于2018年卖给了中国独角兽级的团购网「美团」;不到1年,又被易手给台湾公司「街口」。转换经营者不到1星期,就爆发全员解雇的争议。

4月8日,街口负责人、爱评网新老闆胡亦嘉,以旷职为由解僱16名爱评网员工,并呛「不会给任何钱、要提告就去、废话这么多幹嘛!」员工找上立委、议员开记者会,纷争浮上檯面。

时间倒回3月25日下午,胡亦嘉约爱评网创办人之一的叶卉婷碰面。

他坐下来一开口就是,「Erica(叶)你的薪水太高,你是街口里面薪水最高的,你要不要降薪?」

叶卉婷自觉降薪、职务调整不是不能谈,但前提是要有发挥空间、有决策权,让街口的支付服务,替爱评网的交易情境补足最后一哩路。

「请问你知道你为什么要买爱评吗?」叶卉婷问胡亦嘉。「因为这是个便宜的赌注。」胡告诉她。据透露,这次交易价仅在数百万元台币之谱。

不欢而散后,双方以Line传讯进行离职、的谈判。叶告诉胡,须依3位创办人与美团签的聘僱合约来计算资遣年资。「接下来后面就是一连串的骂,」叶卉婷说。

以下为叶卉婷自述:

是,我就是死要钱,但我只是争取我的劳工权益。我承认,我没有想要轻易妥协这笔钱,因为我觉得那不是金额大小的问题,是他的诚信问题。

如果胡亦嘉对这件事情有争议,去找卖你的人嘛,为什么找我呢?早在我们卖给美团后,我们就没有什么权利了。

我无法接受的事情是,作为一个这么大支付公司的CEO,会做出这种事。3月28号,我们3个(创办)人收到威胁通知说:你们3个不愿意签这个和解书,我就要让公司,如果破产你们谁也别想拿到一毛钱。和解书内容只写了2条,一个是我给你3月份该拿的薪水,还有10万块钱的和解金。然后,就开始一个个羞辱。

收到资遣信时,我的情绪差点无法控制…他这样做也行?这台湾耶!我到现在都觉得这不是真的吧!

整件事情就是,胡亦嘉以为买了便宜的东西,但他没有DD(尽职调查)清楚,他没有发现后面其实有不便宜的代价。这不便宜的代价,到底谁该负责任呢?买鞋子不合脚,是谁的问题?是你没有试穿的问题吧?那你就去跟卖你的人退换货啊!而且我还很诚实的告诉你所有我知道的状况,然后就硬要说人家死要钱。

胡亦嘉指控3名创办人给自己远高于市场行情的年薪,以致公司营收已经不足了,还持续亏损。3人要求以创办至今12年的年资来计算资遣费,但他认为前面的11年,创办人是资方,不受劳基法保护。

一位爱评网的早期投资人透露,当时因为爱评网仅作价台币数千万元卖给美团,除了少数有优先请求权的股东拿到现金出场外,其他人都是一毛未拿,美团也因此愿意给转为受雇者的3位创办人一份聘雇合约,内容包括年资溯及既往、每人年薪含在职奖金共350万元等。

这份聘雇合约,是引爆目前连串争议的关键。

「我得要说清楚的是,这份薪水,是美团提供给我们的,不是我们自己开的。」叶卉婷说,「他的气愤,其实归咎只有1个原因,为什么DD不做好?为什么看了便宜的东西就要买?」

对此,胡亦嘉向商周坦言,「我当时只知道交易对象是BVI公司(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公司),从创办人口中才得知是美团,当时卖方只给我1週时间考虑,要嘛买下,要嘛就会收掉爱评,因为很急,加上自己很忙,所以没有时间好好做DD。」

但他怀疑聘雇合约的真实性,「我们跟美团买,就是全部继受啊!但…我知道,那边(美团)跟他们3位是没有签这个东西的!我们购买之前请他们寄来的文件里面是没有的,现在变成有。」

激烈的对立、指控,让双方走上司法途径。值得深究的是,爱评网为何由盛而衰,悽惨至此?而胡亦嘉「捡便宜」为的是什么?解聘全部员工,对他有何好处?

2006年成立的爱评网,曾是台湾最大餐饮资讯平台,拥有累积超过10年的餐厅资讯和长篇评价文章。2013年,是爱评网的经营高峰,风光宣布获得日本NEC 1亿5千万台币的投资,网上的餐厅数超过30万家、拥有70万名会员、每月不重复造访人次超过650万,营收近5千万台币,甚至喊出2年后上兴柜。

有了资金挹注,开始大举投入O2O的佈局,包括洒钱推出消费回馈金、大手笔赠送数千台平板电脑给合作店家等。但,试图改变使用者习惯的作法,让整个结帐流程复杂且冗长,消费者、商家都反应不佳。

曾是爱评网最感激的天使NEC,也可能是将它推向错误营运方向的手。

NEC是POS结帐机大厂,入股爱评网看上的是它网罗数10万中小店家。「这造成爱评的会员商家即使不需要,他们也要去推POS,不是让资源配置在市场需求上,」创业加速器之初创投的合伙人之一程九如分析,「新创在取得资金时,若是拿到策略投资者,往往必须配合他们做策略佈局,但这不见得对你的会员、原本的计画有好处。」

「创业者应该要做对的事,不是只靠巧妙创意。」常被爱评网团队諮询的城邦出版集团执行长何飞鹏直言,爱评网应将全部的钱投入经营网路平台、扩大会员基础,但他们却是大幅增加业务人员做线下推广(地推),「地推效果无法累积成平台,他们把钱用错方向,努力店家端,找了生意进来,但平台不够有效,生意就滚不大,就更靠业务力去衝,人员扩张使成本增加,越扩张地堆,亏损越大。」

「我跟SKY(创办人何吉弘)这几个人说,你们要认栽,环境给你们这么多钱,你们花完钱,这盘生意没了,真的是犯了很大的错。」何飞鹏说。

到2017年,爱评网已从近百人规模,裁到约20多人;去年中,帐上现金烧光,濒临清算;去年7月,卖给了商业模式类似的美团。

美团握有技术,希望找台湾团队去尝试「技术出海」,包含使用者体验设计、如何找出有用数据、让用户更愿意上传照片等。叶卉婷说,在美团的协助下,他们去年9月大幅更新App,力推打卡短评系统,用户以每月20%的速度成长。 只不过,没想到新买主这么快就遇到自己的经营瓶颈。美团去年亏损超过5千亿台币,立刻快速改组,专注核心业务,切掉相关转投资,包括爱评网。

叶卉婷反省,没有串接支付,商业模式就运转不起来。因此,当他们得知新买家是街口时,一开始内部都认为是绝佳的合作机会。

胡亦嘉原先也是这么想。街口支付从夜市、街边店起家,靠业务单点突破签下商家,但随着可用电子支付店家变多,要找到新店家并不容易。因此,爱评网拥有1万多间线下餐厅商户,是一大诱因。

再者,街口App虽内建撰写评论的功能,但大多是一句短评而已,资讯缺乏的这块拼图,正好可以透过爱评网的食记分享功能补齐,让消费者从找餐厅到完成支付的最后一哩路,都能在同个App中完成,发挥综效。

但,与创办团队失和,连带让胡亦嘉与爱评网员工全面开战。「这是我不得已的手段,我需要把创办人弄出去,不然我没办法管理这家公司,说白了他们根本不让我碰这家公司,我买也没有用,那我到底怎么办呢?」他说。

外界看胡亦嘉对待爱评网员工的手法粗鲁,其实,「他(胡)已经把他要买的东西(店家联络等资讯)拿去用了,其他对他来讲是小事。如果他要照完全正常的方式做协商、沟通、处理,可能4、5个月后才可以去run公司的资产。他现在就直接切开,先把资产转移拿去用,把这些沟通的东西侷限在没有资产的公司里,」程九如冷静旁观。

「这个事件也在提醒投资者、创业者和劳工们,都得要更了解自己的权利与义务。」程九如认为,台湾企业面临数位转型压力,人才竞争下,以并购或购买数位资产的方式转型将更加盛行。「但并购的成功率比心脏移植还低,爱评这类争议案例将会快速的攀升。」

能不能收买人心,往往是并购成功的关键。但若要买的不是人才,那就另当别论了。

※本文由商业.com授权刊载,未经同意禁止转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