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火十五日晚上瞬间吞噬大教堂的当下,消防队当机立断放弃教堂尖顶,全力灌救南北双塔的决定,可能是圣母院免于彻底坍塌的关键。

此一重大决定,让法国总统十八日特别召见参与打火的四百名,给予表扬。

华尔街日报十七日报导,六十八公尺高的北塔内,当时火势已逼近木造的钟楼,除了里面的大钟,钟楼也协助支撑北塔的石拱。官员表示,现场一位消防队指挥官下令,架在四十公尺长吊臂上的强力水柱瞄准北塔灌救,并制造出一面水墙,让南塔免遭波及。

当时人在现场的法国文化部消防专家马托斯表示:「我们必须有所取舍。一旦我们让钟楼被烧毁,整个教堂也保不住,因为会造成连锁崩塌。」

将最强力的水柱集中灌救双塔,是巴黎消防队在火场立刻做出的连串决定之一,获得建筑师与文资专家的肯定,认为是面对九小时大火,免于整座圣母院被夷为平地的关键决定。

大火当时已在圣母院的塔顶延烧开来,消防队指挥官立刻要求消防艇从塞纳河抽水,支援吨位最重的消防车。但未水力全开,而是谨守准则,较平常灌救的水压来得低,以减少对于教堂内文物瑰宝和建筑的损害,包括三面无价的玫瑰花窗。

消防队一面忙着救火,指挥官同时出动一百名经过专业训练的消防员深入火场抢救珍贵文物,直到尖塔从一百公尺高度塌陷为止,全发生在大火首度被发现后的一小时。

「我们使出一切手段尽力而为,」消防大队长德梅表示:「我们熟记所有流程」。他派驻的消防队距离圣母院不到一公里。

接获火警通报三分钟后,德梅搭乘的消防车率先抵达火场,早已浓烟密布,围观者愈来愈多。

德梅当下做出两个决定:首先,他要求增援,包括调动消防艇以及从塞纳河抽水;其次,他派遣队员佩戴氧气筒和破门装备以及水管爬上双塔顶端勘查。

事后回想,这其实是很冒险的任务,一旦有所闪失,要从四百阶的高度迅速撤离将是不可能的任务。小队长丘辛斯基奉派进入火场,她表示里面的火势比从外面看更猛烈,而且迅速蔓延。

在火场奋战约一小时后,丘辛斯基发现视线愈来愈模糊,她甚至听不出巨大噪音来自塔顶开始塌陷。指挥官当机立断,下令尽速全撤。

火势在半夜被控制住,到天亮才完全扑灭。消防水柱仍持续朝建物喷洒降温,确定死灰不会复燃。

太阳升起后,文化部的消防专家马托斯巡视钟楼,确认完好无缺。气空力尽的消防员陆续返回队部,搭乘的消防车经过时,围观的群众报以热烈掌声及欢呼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