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事故届满八年,福岛第一厂的除役作业几无进展,「废炉」的定义至今没有拍版。一般来说,除役的核电厂最后会解体完全拆除,但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厂废炉推进作业最高负责人小野明接受「产经新闻」访问表示,「(福岛第一核电厂)与普通的核电厂不同」。

福岛第一核电厂的3座核子反应炉在311东日本大震灾时发生炉心融毁,直到上个月才用特殊机器手臂首度碰触到2号机组核炉内貌似燃料碎片的堆积物。机器手臂虽可拿起小石头状的堆积物,但看似黏土状的堆积物则硬到搬不动。如何取出这些燃料碎片是废炉的最大难关,仍在调査研究中。

东电预定明年度还要对1号机组进行内部调查,预定取出1号机组的少量堆积物作为样本后,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再依据调查结果决定用何种方法取出燃料碎片,目前计画自2021年起取出核炉内的燃料碎片。

产经指出,东电的福岛核一厂废炉时程表,从一开始便明记最终目标「原子炉设施的解体拆除」,预计在事故后30至40年左右完成废炉作业。但是,究竟福岛核一厂废炉最终规画是什么,小野强调目前仍然没有定案,他表示,现在这个阶段思考的范围太大,问10个人可能得到10种答案。

在海外,发生事故的核电厂的废炉做法也有不同。英国位于 Windscale的核电厂1957年因大火导致核汙染,决定等待至少100年后,待放射能量减半再进行建物解体;1986年旧苏联的车诺比核灾事故选择放弃取出核碎片,採用水泥制的「石棺」将电厂就地埋葬。

福岛第一核电厂的状况,除了核碎片取出,还有净化的汙染水持续增加的问题,须要处理的课题堆积如山。由于核碎片取出进度不如预期,产生很多意料之外的问题,汙染水的处理方式也有各种意见,使得工作趋于停滞。福岛县及市村町等地方自治单位希望国家加速负起责任,最终可以达到拆除核电厂的目标,让所有汙染物不再留在福岛,但现阶段展望未来,废炉作业仍像雾里花,一片茫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