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已有女性征服、在军队中崛起,但部分职业尚存在阳盛阴衰的情况。的裴平是少见的女性古典乐作曲家,她指出,古典音乐界难以消除的问题在于「缺乏榜样」。

法新社报导,当裴平(Camille Pepin)第一天到巴黎音乐学院(Paris Conservatoire)报到时,院方告诉她,她的名字不在名单上。

不过她坚持自己确实上榜,要职员再次看清楚,对方惊讶大叫:「啊,你是女人呢!」一如既往,她是全班万绿丛中的一点红。

这位职员道歉说:「我从没想到。(因为这里)都是男人。…」

古典音乐作品罕见女性作曲家,这确实是很容易犯的错误。

不过,裴平从没因为每天遭遇的性别歧视而难过,而是一笑置之。

28岁的裴平,即将在本月稍后推出首张专辑「室内音乐」(Chamber Music,暂译)。她说:「一名男作曲家告诉我,因为我是女人,而且长相不错,才能推出专辑。」

她一些较为门志昂扬的作品在演奏会演出后,她告诉法新社:「一位男士来告诉我,我的音乐很新鲜、华丽和甜美。」

她挖苦表示:「身为女人,这3个词显然很适合我。」

裴平的音乐让人想起法国作曲家德布西(ClaudeDebussy)和美国极简主义作曲家如亚当斯(JohnAdams)。她在2015年推出交响乐作品vajrayana,事业终获突破。

她表示,性别歧视在古典音乐界根深柢固,有时难以去除。

不过,裴平表示:「我在音乐学院是班上唯一的女生,情况还好。」

她的同学包括法国当代作曲家康奈松(GuillaumeConnesson)、艾卡叙(Thierry Escaich)和达勒巴维(Marc-Andre Dalbavie)。她说,她所受待遇与男同学大致相同。

尽管如此,在教室外,保守的古典音乐界消除性别歧视的进展缓慢。

裴平指出,对年轻女作曲家最大的问题便是「缺乏榜样」。

虽然已有少数女性作曲家突破性别障碍,例如美国的蒙克(Meredith Monk)、芬兰的萨丽亚荷(KaijaSaariaho)和英国的戴维斯(Tansy Davies),但就连裴平本身也承认,她较年轻时一位女作曲家也不知道。

她说:「我们从未研究过她们的作品。」

裴平认为,女性作曲家被遗忘的作品要获得公正认可,恐怕还要好几代的时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