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与中国之间的贸易战持续升高,最终可能有三种结果。

第一,只会影响美、中经济的一小部分,不会对经济与股市造成重大且持久的衝击,最终仍将维持格局,且可能比以往更公平。

第二,贸易战大幅升高,例如美国总统威胁将再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开徵10%关税;如果落实,势将引发全面贸易战,对企业获利及经济成长造成重大伤害,股市亦将下跌。

第三,这种情况很少有人提到,就是再现「雷根时刻」,全球经济格局跳脱目前备受扭曲的体制,而进行整体性的转变,此将对美国不仅绝对、且相对有利。

不过,要预测上述三种状况发生的机率各有多高,其实相当困难,而且答案还要看许多非经济及金融性因素的操作。不仅国内政局扮演要角,且当前两极化的政治环境也使情势更加复杂,全球和谐及合作更难以期待。

以下是利用赛局理论来观察及预测可能的结果。

1.贸易问题本质上属于「合作性赛局」,但各方却採取不合作的态度来玩:

川普政府以干扰的手段来处理贸易及其他国际问题。对现行体制中一些不够公平、对美国不利的部分,川普採取「先打散、再重组」的做法。以片面的战术开徵关税,并不断拉高威胁,不再依赖以规则为基础的制度。

从赛局理论来看,川普是在国际贸易的「合作赛局」中引进了「不合作」的成分。因此大部分经济学者都担心,此举将对个别国家及整个贸易体制造成影响。

贸易战往往会造成强力的「停滞性通膨」衝击,搅乱经济成长,并拉高生产成本及物价;不仅使国内政策管理复杂化,也提高金融动荡的风险。另外还可能使国际经济体系及金融架构严重解体,影响将超脱经济与金融层面。

因此当前贸易紧张升高后的最大问题,就是能否会得到较佳的结果,即依然自由、且更加公平的贸易体制,或者是终结自由贸易。市场迄今仍寄望于前者;然每当关税升高一级,这种结果的机率便减少一分。

2.目前来看,贸易战继续升高是最可能的结果:

贸易紧张要想获得有利的结局,个别国家的行为模式必须能见度高、经得起验证,而且持久。特别是中国在智能财产、市场开放及合资规定等方面,一直是中国与美国及其他国家之间的摩擦源头,因此更须做到此点。在中国做出持久性改变之前,美国最可能的策略就是持续加压,尽管此举对双方都有风险。

美国的立场无疑是政府痛下决心,促使中国转变,几乎完全不计国内的经济损失。但美国可能推得太远、太快,结果不仅可能引发全面贸易战,并拉高地缘紧张及金融动荡。

3.赛局原本就不平衡:

美国目前玩的是「不合作赛局」,且具有相对优势。贸易紧张对美国的伤害小于中国,因为中国的成长模式仍较依赖国外市场,这从中美股市及对美元汇率的表现已充分显现。美国的优势虽不保证美国能够免受损失,但却让美国在赛局中居于上风。

例如1980年代雷根总统就曾干冒风险及不惜代价,以军备竞赛来拖垮前苏联经济。川普在意图改变既有的贸易体制时,也可能尝试此种加压策略,包括对盟国施压。

4.中国最终可能同意美国的一些要求:

由于这场赛局原本就不平衡,中国代价最小的策略将是设法回到「合作式的赛局」,而唯一可能的情况就是接受接受美国的一些要求。这对中国并非最佳结果,但比全面爆发贸易战好得多。

5.公开呛声与回呛将更难建立互信:

双方要重建一套持久的「合作赛局」,关键在于恢复互信。这需要双方进行闭门会议,避免互呛,立即重建互信,并建立一套架构来消除误解。双方愈早开诚布公地协商,则目前「不合作赛局」演变成全球贸易战的风险就愈小。

6.可以藉由结盟来加速实现:

基于各国普遍认为美国饱受委曲,因此美国抢先结盟将更为有利。美国此举虽可能必须放弃「双边谈判」的立场,但却能让美国加速建立对抗中国的统一战线,也使全球经济「区块化」各国採取片面行动的风险降低。

7.执行上必须多用心思,不能全靠预先设计:

这些作法在分寸上很难掌控。无论各国之间,以及国内政治方面,互信都非常低。充分了解其他国家的反应,且愿意修正己方路线,才能够提高「不合作赛局」的可预测性。另外在国内层面,白宫的各项决策必须充分沟通、及时且协调,以争取国会及民众的支持。

以上7点是评估川普非传统贸易措施之效益、成本与风险的关键,且能追踪各种可能发生的各种结果,包括全面贸易战的最糟结局,以及重建国际经济秩序的最佳结果。

(本文作者为经济学者伊尔艾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