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摄影/黄龄仪 (旅居斯德哥尔摩)】

位于斯德哥尔摩观光胜地老城区(Gamla Stan)的Hus 24 和东区(Östermalm)的K9 是近年来热门的创业型共居公寓。有意居住的人必须写申请信、向业者自我介绍、回答入住动机等问题,经过筛选后才能入住。

Hus24 可容纳12 名房客,其中一间房型是可住六人的三床上下铺,其他是可入住双人的房型,房子的中间有一个共用厨房和摆放几张桌子的客厅,这在瑞典这个注重个人隐私和保持适当人际距离的国家,这种出租型态相当罕见。

Hus24 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住民,英文是他们的共通语言,居民的职业包括律师、艺术家和工程师等,这些人都有共通点:拥有开放的思想,且皆有其专精领域。

虽与其他人共住,但Hus24 和K9 的租金并不便宜,前者成立时间较早、每月租金约为5,000 克朗(约新台币1 万8,000 元),于2016 年成立的K9 每月租金约5,400 克朗(约新台币1 万9,500 元),小空间且昂贵的租金换来的是高素质的室友。

来自美国圣地牙哥的威尔森(Wilson)在2015 年入住Hus24,是瑞典斯堪地公司(Scandia)的外聘顾问,他另外成立公司、协助工程师测试车辆。威尔森说:「Hus24 里的人有着像工程师一样的心态,乐于解决问题。这里有很多人可以共同合作、一起做很酷的事情,这是我遇过最热情的人们,也是最好的实验平台。」

另一位来自北瑞典的达尔(Jonatan Dahl)担任瑞典音乐串流公司Spotify 的全职网路工程师。达尔完成他的硕士论文后,离开了原本的学生公寓并搬到Hus24。他说:「我最喜欢的是客厅里总是有人坐在那里工作,坐下来就可以与人分享许多点子,例如人工智能的未来。在这里,不只有网路工程师也有演员,这是很好的混合。」

来自北瑞典松兹发尔(Sundsvall)、Hus24 和K9的创办人蕾兰德(Lisa Renander)说:「我喜欢大城市,因为在大城市里能接受更多挑战并接触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但在斯德哥尔摩,却无法找到家的归属感。」后来蕾兰德接受史丹佛大学邀请参与由30 位创业家共同居住的黑盒子大厦(Blackbox Mansion)计画,在那段期间,她发现志同道合的朋友,才开始有家的感受。后来她将这个创业家共居的概念带回斯德哥尔摩创办了Hus24 和K9。

「在大城市里结交朋友并不如想像中简单,但当你住在这样的地方,你直接进入了气味相投的朋友圈。」Hus24 与K9 母公司科技农场(Tech Farm)的创办人佛斯(Fredrik Forss)为创业共居下了这样的注解。

佛斯说,「过去,人们普遍认为共居是嬉皮的一种生活方式,现在共居不再是嬉皮所专有,我们要为最聪明的人打造共居环境」。2016 年在东区市中心成立的K9 比起Hus24 是更大、更宽敞的共居公寓,里头还有健身房、花园、咖啡厅和共享厨师。

事实上,共居公寓的兴起也呼应了在瑞典大城市生活的两大难题:供需失衡的房屋租赁市场以及城市的孤单感。在这个由政府严格控管的房屋租赁市场,第一手租赁公寓的价格是公开透明的,这使得投机客几乎无法炒房、业者无利可图,不愿投资出租公寓,供给面极度缺乏,寻找住房成为新住民的一大难题,就连本国人向政府申请斯德哥尔摩公寓的第一手合约也要20 年的等待期间,而二手合约市场也是一屋难求。

除了难解的住房问题之外,大城市里一项普遍的问题是孤单感,瑞典曾被BBC 报导指为是最让外国人感觉孤独的国家,这份孤单感使很多新居民退却。对于许多刚到城市工作的新居民,尤其是国际人才,在找不到朋友帮忙、也申请不到住房的情况下,选择共居公寓作为工作和创业的暂时栖身之地,也许是一项没有选择的选择。(完)

【*看单篇不过癮?开幕庆,《全球中央》电子杂誌、纸本杂誌全面特价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