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实业家杨安泽(Andrew Yang),今年3月宣佈以民主党身分角逐2020年美国总统,提出全面实施基本收入(Basic Income),每一个18至65岁的美国人,不考虑经济状况,每月无条件给予1000美元,他现正在各州遊走竞选。

杨安泽生于1975年纽约州,父母来自台湾,哥伦比亚大学法学博士,2011年创办Venture of America,以非营利性质培养年轻的实业领袖人才,遍及中西部18个城市。

自动化正快速的掠夺人类的工作,从制造业、食品业、服务业,到运输、保险、会计、医疗、法律各行业,数以百万计的工作即将消失。麦肯锡全球学院估计,2030年全球会有7,500万人因自动化而需要转业,另有4亿个工作可能被自动化替代。在人力结构骤变之下,杨安泽认为基本收入成为必要的措施。

全国每人每月1000元,不会有太大的正面效应,但可以改变大家的心态,大家不再恐慌生活会陷入绝境,而觉得生活有保障与机会,这一正面心态,会让基本收入对艺术、实业、创意,有前所未见的催化作用。

但为什么1,000美元?每月1,000美元,一年12,000美元,正接近政府贫穷界线12,752美元的边缘,以前也有学者模拟1,000美元可以带动经济成长。1,000美元是低金额,仅够维系最基本生活,却不足以鼓励游手好闲不再工作,鼓励游手好闲正是一般对基本收入的批评。

钱从哪里来?杨安泽提议加值税,对自动化获益而缩减人力的公司,既然不能直接对机器人或电脑软体课税,就对其产品与服务,课徵10%的加值税,每年可以徵收5千亿到1兆美元,足够支付全国的基本收入。

基本收入在全球多处有小规模的实验,有肯亚、、、荷兰、美国,金额从肯亚的每天0.5美元,芬兰的每月560欧元,美国的每月1,000美元,到加拿大的每人每年13,000加币、或夫妇每年24,000加币不等,而实验的对象,多是选择经济上的弱者。

但基本收入的乌托邦理想,在实施上并不顺利。实施将近两年的芬兰,即将届满检讨成效,但不再延续的机会很大。而加拿大安大略省,在三个地区实施以三年为期,今年初新政府上任,随即下令终止。

小规模的实验,毕竟不同于自动化的带来的大规模失业,需要大幅度救助。杨安泽点出了问题的关键,当选总统或不一定如愿,至少把自动化与基本收入关连,让从政者认真考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