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颇具知名度的绘本作家青木由香,曾经出版《奇怪ㄋㄟ,台湾》日文版与中文版。青木由香是土生土长日本人,喜爱到海外各国旅行,也曾经在台湾居住三年。书里有各式各样对台湾的观察,从她的角度看到「真是奇怪」的台湾与台湾人。

当时此书在台湾出版时,许多章节都被拿来热烈讨论,比如她在书中比较了日本女生与台湾女生哪一个比较可爱:

•台湾女生皮肤比较好,有弹性;日本女生皮肤比较白皙,但有斑点。

•日本女生脸部比较细緻;台湾女生脸部比较有趣。(不懂日本人「有趣」的形容词意指为何)

•台湾人的五官很怪;日本人的表情很疲惫。

•台湾女生活泼开朗,但是却留有手毛、脚毛与腋毛,连手指都有毛;日本女生没这么活泼,但是包括眉毛与鬍子,从头顶到脚底都会很注意。

此外,她也列举了生活细节上的奇妙观察。

•台湾人很害怕微波炉的电磁波与烤焦的食物,但却对于机车排出的废气毫不在意。

•台湾的新闻「很可怕」,电视新闻画面很华丽,播报颱风新闻时,颱风竟然被涂成红色,显示威力很强,煽动民众恐惧,让她忘不了。

•台湾的KTV文化:没有人会准时到、饮料是一大桶啤酒、不管轮到什么人唱都没人在意、唱歌的人也不奢望大家听、底下的人居然拿出手机玩遊戏!(日本完全相反:一定准时到、各自点自己想喝的饮料、台上唱的烂也要一起打拍子、要假装认真听别人唱歌。)

•台湾的公共厕所,女性居然蹲在马桶上,导致坐垫总是湿湿的。

很多观察确实有道理,但不知为何,有些观点总是让人不怎么愉快。因为在日本居住过的人,应该也会想写10本有关日本人很奇怪的书吧。

不出所料,最近一名男人在网站上条列出在日本居住后的「十大惊奇」。

义大利男人说,有回在服饰店逛街,全程逛许久,但最后没买任何一件衣服,没想到店员仍微笑地说:「谢谢」。这在其它国家很少见,尤其店员陪着他挑选许久,应该很疲累了,这种服务态度让他尊敬但也很吃惊。

很会察言观色,能感受到谈话现场气氛的人被日本人视为上道,也是社会潜规则。换言之,就是杜绝所谓白目、不懂察言观色,只顾着自己感受或说话直率的人。义大利男人说,这在义大利很难想像,因为沟通不就是坦诚、公开吗?日本的沟通文化强调「点到为止」,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沟通方式,让外国人感到很吃力,也很难融入日本社会。

可能是为了符合察言观色的文化,日本人讲话很曖昧,不会直接坦率的表达。最让义大利男人惊奇的是,日本人连求婚时都不直接讲:「愿意嫁给我吗?」而是讲:「很想吃妳煮的早餐。」义大利男人相当惊讶,更惊讶的是日本女人居然听得懂这种求婚说辞?对日本人来说,没有说出口的话,才是最重要关键的。能感受懂得的人,才算得上知音。实在好深奥啊。

日本每家餐厅,只要进门就会端上水与湿毛巾,夏天是冰水,冬天是温热的茶。湿毛巾也是,夏天冰凉,冬天温暖。种种待客之仪让进门的客人很暖心。

但这对义大利人来说很不可思议,尤其「水」居然免费提供?日本是个不缺水的国家吗?原本以为只有高级餐厅才有这种服务,没想到平价的回转寿司店也如此!而且不主动提供水的店家,网友还会给予恶评,义大利人觉得这实在没道理。

「在义大利,不想去的话,直接说No就好,没什么不好拒绝的事。」在义大利简单的「No」,在日本却很难开口。日本职场很习惯下班后「喝一杯」,主管邀下属去居酒屋喝酒,一来想彰显亲和,二来想凝聚团队向心力。但这对年轻人来说是「老派」作风,而且压力颇大,尤其加班后来一杯,回到家恐怕深夜,隔天还要打起精神上班,实在让人精神耗弱。

只是「察言观色」文化下,当大家都说「Yes」时,勇敢说「No」恐怕很艰难。

日本水果确实昂贵,因为他们还留存着送礼的文化,因此强调水果的品质必须上等,送礼才不失礼。但对其他国家而言,水果只是食物的一种,对于昂贵的苹果、哈密瓜等,很难下手。

通常只要进店门,就会有人「欢迎光临」地喊,义大利男人对此很惊吓。因为不管是超商或是食堂,感觉不断被注视。不过,此举对日本人来说,待客之道以外也是为了防盗效果。

义大利男人对于大学课堂上,很多学生直接趴着睡觉,却不会被惩罚感到惊讶。让他联想到日本政府施政一副打瞌睡状态,日本人民似乎也轻轻饶过,「原来日本人如此宽容?」

欧洲使用信用卡支付非常普及,即使小额付款也没问题。但在日本常得数着零钱支付,使用信用卡不普及。「日本是经济与科技大国,怎么仍强调现金主义,不可思议。」

嗯,这类的抱怨似乎越来越高涨,不只欧洲客,习惯各种支付工具的中国旅客也常这么说。

「日本人非常精准,绝对不迟到。但是义大利人对于迟到根本家常便饭。」义大利男人说,有次跟日本人约会,对方只迟到一分钟,便不停道歉,他深感:「有这么严重吗?」但交换立场后,他有回迟到几分钟,便被摆脸色,让他压力超大。

这一点,可以交叉对照青木由香上述抱怨台湾人爱迟到的观点了,其实,是日本人太准时了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