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岁的瓜地马拉母亲达莉拉.波裘带着六个月大女儿和两名未成年子女到美墨边界城镇提华纳,准备前往入境处申请庇护,律师告诉她:「我几乎可以确定,你会被递解出境。」波裘答称:「我没法待在这里,也没法返乡,我千里跋涉到此,我宁可冒险。」

对于来自瓜地马拉、宏都拉斯和的许多移民来说,家乡暴力威胁造成的恐惧,远超过美国政府为无证移民制造的困境。许多人相信,在川普政府百般堵住移民管道之际,如今是他们的最后机会。

萨尔瓦多移民卡门与丈夫约书、十个月大女儿安柏、十岁儿子艾瑞克和八岁女儿妮可,到达墨西哥南部时,即听到川普政府将拆散移民家庭的消息。

卡门把孩子叫到跟前,叮嚀说:「仔细听好,我们到达边界后,我们将向美国申请庇护,到时候,美国官员可能带你们走,你若看到我没有跟在你们后面,别担心,他们会带你们,与其他小孩待在一起。」

卡门儿子问她:「妈咪,妳会去那里?」卡门回答:「我不知道,但你必须耐心等待,因为我们会重新聚首,他们会照顾好你们,我们不会永远分开。」

卡门一家人目前待在距边界一哩的临时收容所,她说,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尝试入境美国。她表示,过去数月她多次拒绝帮派分子的求欢,并遭受死亡威胁,迫得她一家人不得不逃出萨尔瓦多。

因家暴逃离家乡的波裘,于6月14日挥别提华纳收容所的朋友,将所有家当放在三个背包里,走向圣易西鐸边界入境处。波裘让15岁儿子戴维斯、14岁女儿黛安娜记住姐姐在洛杉磯的电话号码,但两名子女拒绝会与母亲分离的任何想法,黛安娜紧紧抱住一个粉红信封,里面装有出生证明和波裘遭受家暴的报警文件。

波裘进入入境处的次日,被边界官员带入一个房间,波裘向对方叙述遭受家暴多年的故事,该官员向她确认她的陈述确实不虚后,波裘和三名子女获得释放,但须于7月2日在洛杉磯移民法庭露面。

劝诫波裘不要入境的律师平海洛听到这个消息,为波裘感到高兴,他说:「显然,她很走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