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Japan)热浪严重到今年已超过80人热死,政府当局甚至研拟延长暑假、极度炎热的气温最近融化了英国(UK)的道路、而在美国(USA)加州的最度达到摄氏48.8度,并导致魁北克省70多人死亡──这些案例为科学家和环境学家提出了一个令人烦恼的悖论:空调使人们保持凉爽并拯救生命,但也是造成全球变暖的最大因素之一。

炎炎夏日,台湾动輒38度以上的高温着实令人吃不消──漫步在街头,随时汗流浹背的黏腻感和湿漉,闷热的惆悵让人一点都不想待在室外──于是,我们躲到室内享受20几度的沁凉,却浑然不知外头的燥热,根本原因就出自冷气。

从1906年至2005的100年间,全球平均大气温度增加了摄氏0.74度;二氧化碳浓度更从1960年的315ppmv上升至2010年的385ppmv;过去30年间,北极冰帽消失了150万平方公里,也就是将近45个台湾面积就此消失。

《》报导,两份新报告强调了气候挑战的规模。全球可持续能源(Sustainable Energy for All)机构、一个致力于干净能源的非政府组织强调,全球有11亿人无法获得足够的空调设备;而国际能源机构(IEA)表明,生活在世界上最炙热地区的28亿人,仅有8%拥有冷气空调,然而像是在美国、日本等较为发达的地区,空调的普及程度达90%。

对于那些数十亿人来说,拥有冷气完全是一种奢侈,但缺乏空调的状况,进而会引发热衰竭、破坏身体机能,导致器官衰竭等极端疾病,最终死亡。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一份报告,到2050年,死于与热有关的疾病的人数将增加到25万以上。由于热效应,亚洲和非洲的部分地区到2050年,工作时间将下降12%,因此国家工作效率将会降低。更鲜明地说,缺乏冷却设备,通常也意味着人们无法确保食品安全或延长药品保质期限。

从表面上看,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似乎很简单:各国需要扩大空调的使用范围,并为无法负担设备的人们提供公共场所吹冷气,这项政策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中。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发展中国家之状况,预计约有23亿人即将购买空调,这主要得益于收入增加,因为他们离开贫穷,并进入新的中产阶级阶段。

「世界愈来愈富裕了。」但专家说,无论是在全球还是在当地,使用空调作为发展象徵很复杂。国际能源机构估计,如果不採取行动,冷气将在2050年之前使用与中国(China)目前用于所有电力一样多的能源。这意味着今天空调的能源消耗将增加三倍──其中大部分可能来自仍然严重依赖化石燃料的发展中国家。

加州柏克莱经济学家卢卡斯戴维斯(Lucas Davis)表示,以中国为例,随着人民平均所得增加与气温上升,冷气的销售量已经在过去5年成长2倍,平均一年可卖出6000万台,这数据是美国的8倍。

毫无节制的冷气开启时间不仅耗费电力,而为了生产这些电力而加剧的火力发电量,将产生数十亿吨二氧化碳排放,更让暖化恶性循环不断提升。根据统计,使用电扇1小时和使用冷气1小时产生的电费,大约会差20倍之多。

卢卡斯戴维斯认为,最有效的方法还是徵收碳税、提高电费,让使用者在用电时能多少有点警觉,多收的电费可以运用在开发绿能发电上,刺激创新潜能。开发中国家更需要用碳税来达到减少碳排放的目的。

冷气的原理,是热泵把热量从低温热源传达到高温区域的散热装置,冷热气会往相反的方向移动,帮助室内达到较舒适的温度,因此,这也是之所以室外压缩机周遭温度较高的关键原因。

当室内冷了,室外自然就热,连带为了启动冷气运转的电力,也让温室气体挥之不去──当我们在冷气房办公穿着外套、晚上睡觉却吹22度冷气还盖着大棉被时,不觉得十分讽刺吗?

除了能源消耗之外,冷气产品还可能因为排放氢氟碳化合物(HFCs)影响全球气候变化──氢氟碳化合物是以惊人的速度在大气中捕获热量的化学物质。科学家表示,到本世纪末,单独使用氢氟碳化合物的排放量可能会增加近摄氏0.5度的升温。

全球解决方案的开始正在出现,许多企业已开发出更高效的冷却技术,该技术也不含氢氟碳化合物,更计画在未来几年扩大在发展中国家销售此类产品。2016年,超过170个国家签署了一项名为《基加利修正案》(Kigali Amendment)的协议,该协议设定了逐步淘汰氢氟碳化合物的目标,并将重新制定如何制造空调的国际标准。

然而,这些努力未必代表麻烦都能迎刃而解。「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购买汙染较低的空调,」世界银行气候变化项目负责人雷切尔凯特(Rachel Kyte)说,「政府必须认识到他们所遇问题的严重程度,这更不是他们可以推迟的事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