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澳洲女网红希妮德‧麦纳玛拉近日在一艘超级上离奇身亡,死因仍待调查。她在这艘墨西哥矿业富豪拜勒里斯拥有的遊艇工作,一面当遊艇管家,一面将搭遊艇遊历全球的照片传上网,拥有逾1.2万个粉丝。日前遊艇停靠希腊时,她被发现倒在船尾位置失去意识,紧急送医后不治。她上月曾贴文表示,对于在遊艇上生活以及担任女管家的工作感到很不错,而究竟遊艇女管家在做些什么工作呢?

麦纳玛拉上月在她的Instagram发文说:「在一艘船上生活工作,还能遊历全球,我觉得蛮好的。」在超级富豪、超级遊艇愈来愈多的现在,网路上不乏遊艇管家,在她们的社群网页上贴出大量搭乘遊艇边玩乐边工作的照片,但在这些遊艇上工作,真的如此轻松愉快吗?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导,这些女管家工作其实很辛苦,她们在遊艇上扮演了艺人、清洁工、鸡尾酒调酒师,服务生甚至是瑜伽老师的角色。

在一艘超级遊艇上担任首席女管家将近7年的婕玛‧赫伯特说,「我们是客人的保姆,他们需要的任何事情,都要设法搞定」。她还说,这些豪客的要求有时可能很不寻常,例如有次客人要求在浴缸里放一半热水,然后放半瓶矿泉水与半杯婴儿油。年仅25岁的她打趣说道:「后来,清理大理石浴缸就成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赫伯特还说:「有一次,一位包下遊艇的客人因为在美国买了个古董爱马仕包,于是我们的乘务长(船上记帐人员)必须安排一架私人飞机从摩纳哥飞到美国去拿并带回来,以便她隔天可带它去参加晚宴。」

另一名也在超级遊艇上担任女管家与瑜伽老师的雀儿喜‧尼尔森,则形容这份遊艇女管家的工作「既累人又有收穫」。现年33岁的她说,「这些客人过惯了奢侈生活,无时无刻需要别人帮助与照顾。当然,他们都会真心感激我们。也很亲切」。

尼尔森说,遊艇女管家签署保密协议来保护客人身份是司空见惯做法,这是出于隐私和尊重。

她说,她的工时跟医生很像,「基本上就是全天候待命」。一般来说,她每天工作13小时,白天休息2小时,晚上休息9小时。她的工作包括了维护船只、提供三餐以及给客人上瑜伽课。

尼尔森与赫伯特也跟许多人一样,用IG记录自己的管家生活。随着遊艇从墨西哥到加勒比海和欧洲,两人的照片看起来很棒,但事实上,她们多数时候忙着清理客房,仔细到用牙刷、牙籤与棉花棒清理所有角落,根本没空去玩,只能透过遊艇门廊看看周围环境而已。赫伯特说,清理的标准就是所有用品看起来是刚从店里送来,任何地方不能有一点灰尘、汙渍或水印。

她说,做久了会变成一个完美主义者,「我们擦玻璃和镜子时,会打开所有电灯,还会用手机上的闪光灯照,才能看出任何不干净的地方」。

赫伯特说:「我们口袋里一定放着一块布,好擦掉所有指纹。如果有个客人按了电灯开关,他走开后你就要赶紧把开关上的指纹擦掉。他进了客房坐在床上,等他一走你就要马上把床铺平,就像没人碰过一样。他用了洗手间,你就要马上清理。」

这样的工时和服务,待遇当然不会太差。视遊艇大小,女管家月薪从2700美元(约台币83000元)到9000美元(约台币28万元),而且不包括小费。一般来说,遊艇上的工作人员每周能分到2000美元(约台币6万元)小费。

当遊艇管家,对身材外貌有一定要求,就像当空姐一样。通常业主会要求不能有刺青,有人希望管家一定要喷香水,有的对香味敏感的人则严禁这么做,还有业主会要求特定髮色或肤色。

由于遊艇管家工作相当特殊,几乎离不开遊艇,尼尔森与赫伯特连伴侣都是同一艘船上的男员工。尼尔森说,因为做这种工作,要和不理解工作内容的人维持感情实在很难,「我可能只能在每天特定时间跟你联络,我可能人在海上手机收不到讯号。如果有个伴在船上,还能住在同一个舱房,那就太棒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