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警系统功能不彰、缺乏避难知识教育,以及赋予毁灭性力量的狭窄海湾,是造成苏拉威西岛(Sulawesi)28日出现致命性灾难的3大因素。

规模7.5的强震引发海啸巨浪,快速席卷苏拉威西岛,在滨海城市巴路(Palu)和周遭地区夺走至少844条人命。

就在当局闢设大型坟场集中掩埋罹难者遗体,搜救人员努力设法前往偏远灾区之际,有关灾难究竟如何发生,以及当局能否做好更多准备以拯救人命的质疑声浪,也持续高涨。

批评人士表示,这场悲剧凸显地震频仍的印尼用来侦测海啸的预警系统,根本是东拼西凑而成。

印尼科技评估与应用局(BPPT)的海啸专家威乔(Widjo Kongko)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巴路的潮汐监测站并未记录到有关海啸的资讯,因为它没在运作。」

这座监测站持续检查潮汐变化,理应已侦测到是否有破坏性海浪朝巴路市袭来。

规模7.5的主震发生后,印尼负责监测地震活动的气象气候暨地球物理局(BMKG)的确曾发布海啸预警,但不久后就解除警报。

后来才有影像显示,汹涌的海啸巨浪衝向海岸,夷平建筑物,还锨翻车辆。

不过专家表示,即使印尼全国的潮汐监测站均发挥作用,海啸预警网络的部署其实有限,不管在任何情况下,根本没给民众逃生的时间,因为监测站只侦测接近海岸的浪潮。

印尼苏门答腊岛(Sumatra)2004年也曾遭遇强震引发大海啸袭击,共造成环印度洋地区22万人丧生,其中大多在印尼。后来印尼在全国各地部署22套初期预警浮标系统,以侦测海啸。

不过印尼官员承认,这些浮标系统已不再发挥作用,一方面是遭到任意破坏,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缺乏维修经费。

印尼海啸预警系统的开发机构—德国地球科学研究中心(GFZ)表示,苏拉威西岛的预警系统在「最后一里路」失败,造成高达6公尺的海啸令许多人措手不及。

2004年南亚大海啸发生后,德国提供一套GFZ开发的预警系统给印尼。

这个中心的地球科学研究主管劳德容恩(JoernLauterjung)表示,这套系统一如规划运作,预测苏拉威西岛西北侧会出现高达3公尺的海啸。

他表示:「如果检视整套预警链,从预警讯号产生到让当地人得知面临危险,亦即我们所谓的最后一里路,问题就出在这里。」

他接着指出:「例如警报器显然没有发挥作用,并未透过警方的广播宣传车向当地民众发出警讯。」

不过也有人呼吁印尼政府,干脆加强专注于教育人民,只要一发生地震,就往地势较高的地方逃生,而非致力开发印尼等开发中国家无力负担的昂贵科技。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Nanyang TechnologicalUniversity)地球观测研究所的海啸专家史威泽(AdamSwitzer)表示:「对于像印尼这样试图防禦海岸线的国家来说,在可预见的未来,教育(发挥作用的速度)几乎可以肯定会超越科技。」

观察家表示,这次苏拉威西岛震灾的形成原因非常复杂,要预测海啸是否会衝向巴路这样的小地方,其实并不容易。

专家认为,这次强震发生后,可能导致海底发生山崩,进而引发海啸;海啸在穿越巴路所在的狭窄海湾时,海啸威力可能加剧。

日本中央大学(Chuo University)教授有川太郎(Taro Arikawa)表示:「(狭小海湾、水深变浅)地理因素似乎扮演重大角色。」

「这波海啸必定来得非常快又突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