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斯安纳州的普拉克明郡(Plaquemines)2005年遭到卡翠娜摧毁后,花了逾1亿元原地重建。重建后的新监狱在沼泽地上以混凝土柱高高撑起,高达19呎,被州政府官员戏称新监狱是州监狱中的「泰姬马哈陵」(Taj Mahal);但记录显示,由于监狱位在洪水易发地,每逢重大风暴来袭,狱方必须将囚犯撤离。

这座新监狱总计872个床位,今年上半年平均每天有超过四成空置。

普拉克明郡监狱在原地重建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旧监狱是遭自然灾害摧毁,只要原地重建,就可以由联邦急难管理局(FEMA)按规定「埋单」;法律要求FEMA拨放数十亿元援助基金进行风灾重建,但FEMA对于资金如何使用几乎无力掌控。

分析联邦数据显示,FEMA依公共援助计画,对1992年以来宣布的灾难发给州、地区和地方政府的经费,至少有810亿元。但检视全国各地不断扩大的洪水区域就会发现,无视气候变化进行原地重建,一旦下一场风暴来袭,重建建物仍无招架之力。

路易斯安纳州是全国迄今平均每人分配到最多FEMA风灾基金的州,援助资金每五元就有一元是流向该州;但近一年多来陆续遭到肆虐的其他州和地区,也将取得FEMA数以百亿计的公共援助经费。

去年,四大超级颶风造成惨烈灾情,哈维、厄玛和玛莉亚等颶风侵袭,估计总损失高达3062亿元;此外,还得加上9月淹没南、北卡罗来纳州的颶风佛罗伦斯。

随着气候变化,海平面上升及大西洋风暴不断造成更多降雨和洪泛,联邦公共援助资金应如何在地方上妥当运用,更加迫切和重要;因为过去看来随机的气候,现在不幸变得更加可测。

专家们一致认为,如果同一地方被闪电击中两次,下次也恐怕命运难逃。

国土安全部资助的沿岸适应力研究中心(Coastal Resilience Center of Excellence)负责人、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教授史密斯(Gavin Smith)表示,「人类的居住设计反应的是昔日气候,未来的灾害损失可能会持续增加。今后我们必须重新思考房屋的兴建方式和地点,同时慎思在极端气候事件发生后,如何、在哪里重建公共建筑和基础设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