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经济崩盘,所有人的银行存款一夕被冻结,近年经济也不见起色,通货膨胀,钱币兑换所总是大排长龙令人无法想像;但对于阿根廷第二代,阿根廷的步调已经深化。

师鍾清与太太翁雪枝两人都在台湾待到成年后才移居阿根廷,落脚阿根廷到现在约31年,从他们的眼中看阿根廷近年的变化,翁雪枝表示,过去阿根廷饮食、空气样样好,但2010年经济崩盘后,一切变调。

2010年阿根廷银行一夕间全都拉下铁门,翁雪枝回忆当时有台湾人将近400万美金都被冻结在银行中,后来因为家人生病向政府申请,才勉强领了3万元出来,那个每天一群人敲着银行铁门的可怕现象,吓跑了不少青壮年台湾人,由于语言和地理环境,许多人出走赴墨西哥工作。

现在的阿根廷依然面临通货膨胀的现象,夸张的比喻,翁雪枝笑说,肥皂早上5块钱、晚上变20块,不夸张的是街上钱币兑换所总是大排长龙,阿根廷人拿着美金,最多一天可能要换3、4次钱。

尽管面对这样的社会经济环境,翁雪枝表示,青壮年人出走、有年纪的人因为台湾医疗保险好,也考虑回台湾居住,但他们的儿女承接了在阿根廷的中医事业,孙子也都在阿根廷出生、成长,「我们已经在这里落了根」。

鍾清是移民第一代,而此次2018年布宜诺斯艾利斯青年奥运会中,也有不少中文志工,多是移民第二代。陈惠君爸妈是台湾人,后移民到阿根廷,爸爸是牙医师、妈妈是中文老师,家中3个小孩在阿根廷出生。

18岁的陈惠君中文是在阿根廷的华兴中文学校学习,对台湾的记忆连结是几次回台湾的经验,谈起台湾,陈惠君最想念的是台湾食物,手摇杯、珍珠奶茶以及各式的小吃。

陈惠君已经高中毕业,对于推广台湾文化、节日也有一份嚮往,她提到中秋节、端午节时,都会做月饼、包粽子,希望将台湾文化介绍给大家认识,她也有甜点执照,下一步怎么走,到台湾读餐饮相关科系也是选项。

陈惠君坦言移民第二代的身分在幼稚园时期确实遇过种族歧视,同学们会用手扯着眼皮将眼睛拉成一直线喊着「中国人、中国人」,但她自认很幸运,为了尽快融入生活,选择不计较,幼稚园过后几乎没有再遇过类似情形。

被问起因为阿根廷的经济状况会不会将台湾视为未来长居、工作的一个选项,陈惠君表示,因为在阿根廷出生、长大,一切都很自然,朋友圈也都在此,台湾步调太急,「去玩可以,但还是习惯阿根廷的悠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