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传出有意开除美国联邦准备理事会(Fed)主席,尽管鲍尔由川普提名任命,不代表他能轻松将鲍尔解职。川普很可能得打一场棘手的法律战,而且恐怕还赢不了。

彭博报导,美国「联邦准备法」(FederalReserve Act)规定,总统有权解除理事职务,且须「依据理由」。鲍尔(Jerome Powell)虽也是联准会理事,但他的立场更站得住脚。鲍尔能否遭川普开除,关键在于美国宪法如何分散政府部门权力,以及法院如何解读川普和鲍尔的歧见。

联准会是由美国国会所设立,目的为了执行立法当局赋予的任务,主要是宪法授与的「印制货币」和「调节货币价值」权限。

美国国会虽给予总统提名联准会主席的权力,但附加两道保护措施:提名须经联邦参议院批准,及主席有固定任期。法院将这些规则,解读为限制总统开除自己任命人选的权力,目的为了让联准会拥有更大独立性。

「联邦准备法」中的须「依据理由」才能开除联准会理事,便是捍卫联准会独立性的堡垒。法院通常将这项条款,解读为总统必须证明联准会理事「效率不彰、怠忽职务或瀆职」。

尽管部分学者曾暗示,当法律条文并未明确表述,如同「联邦准备法」的例子,法律仍有解读空间。但前联准会法务长阿尔瓦雷兹(Scott Alvarez)相信,联准会理事的职务受到法律稳固保障。

阿尔瓦雷兹说:「除非有理由,否则总统无法开除联准会理事,包括主席,这点很清楚。而开除的理由可以是瀆职、犯罪或其他不良行为,但不会是政策歧见。」

不过,川普或许可尝试一条几无前例可循的道路。宾州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联准会历史学家康提-布朗(Peter Conti-Brown)曾指出,川普可寻求解除鲍尔的联准会主席职务,但不开除他的理事职务。因「联邦准备法」授予美国总统单独提名联准会主席和副主席的权限,但对于解职权限则只字未提。

即便如此,阿尔瓦雷兹仍指出,鉴于美国国会40年前修改「联邦准备法」的方式,川普就算想走这条路,仍可能动不了鲍尔。

「联邦准备法」原本规定,总统有权从已获参议院批准的联准会理事当中提名一人担任主席。但美国国会在1977年修法,除了原本任期14年的联准会理事须获参议院批准,还要求4年一任的联准会主席和副主席也得经由参院批准。

阿尔瓦雷兹表示,法院很可能将1977年的修法,解读为不仅是移除美国总统单方面任命联准会主席的权限,也不准总统在缺乏理由下单方面开除联准会主席。

无论川普可能选择哪种方式开除鲍尔,在法律战尘埃落定前,都会造成美国中央银行陷入深沉的不确定性。除非鲍尔或第三方选择不挑战川普的解职令,鲍尔直接下台,就能缓和届时可能出现的混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