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想知道太空飞行对人体的影响,比较美国太空总署()史考特・凯利(Scott Kelly)在国际太空站待340天后,身体状况和待在地球上的双胞胎兄弟马克.凯利(Mark Kelly)有何差别,结果发现史考特在太空中发生的生理变化,于返回地球后大致回复正常,但有部分例外。

科学家11日在《科学》期刊(Science)发表研究报告指出,史考特在执行太空任务期间,颈动脉和视网膜增厚、体重减轻、肠道微生物有变化、认知能力降低、损伤、表达出现变化,以及染色体末端的端粒拉长。

科学家说,史考特返回后,端粒加速缩短并流失,这可能对细胞健康造成负面影响。

史考特11日告诉记者:「回程比上太空学习适应糟得多。最初几天,我觉得自己患了流感。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疲劳。」

凯利兄弟现在都是NASA退休太空人,马克正竞选亚历桑纳州参议员。

这份研究将协助科学家更瞭解太空人经历长期太空飞行会产生的身体变化,对NASA考虑派人登陆月球和火星,是至关重要的认识。

科学家说,史考特上太空后基因表达发生的变化,在返回地球的六个月后,大致但非全部恢复正常。然而,免疫系统和DNA修复未能恢复正常的那一小部分,就遗传基因而言,代表潜在的长期损伤。

研究人员找出基因变化的五种可能原因,包括太空辐射和零重力环境的无重状态。太空站运行轨道就在地球保护磁场之外有许多高能带电粒子的范艾伦(Van Allen)辐射带下方。

研究人员正在规画另一次一年期的太空研究,以增加相关知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