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庞大的手机资料库己成为警方办案利器,司法机构用搜索令调取这些追踪手机用户所在的资料,藉此布设数位法网。

报导,在科技公司上天下海的蒐集资料的时代,你什么时候在哪里、有哪些朋友、看什么书报、吃什么食物等私人资料,都可能被用于各种意想不到的地方。

随着消费者、决策人员和管制机构愈来愈关切其中涉及的隐私问题,科技公司蒐集资料的做法也受到更严密检视。

过去六个月藉着追踪电话办案的事例激增,可是这种技术可协助破案,却也可能殃及无辜。

科技公司多年来一直在因应要求它提供特定用户资料的法庭命令,新搜索令更进一步,企图在缺乏其他线索的情况下清查可能的嫌犯和证人。一纸搜索令经常获得几十个或几百个装置的资料,而这些要求导致多少人被捕或被定罪不得而知。

谷歌员工说,联邦探员2016年首次使用这种方法,去年在北卡罗来纳州首次被公开,现在谷歌一星期接到多达180项这种要求。

谷歌员工所谓的「感应器金库」 (Sensorvault),保存世界各地至少几亿个装置的详细所在纪录,而且从将近10年前就开始蒐集。

谷歌会根据搜索令指出的特定地区和时间范围,从资料库调出有关装置的资料,加上匿名编号。调查人员根据个别装置的所在和活动型态,判断是否可能与罪案有关。一旦找出可能属于嫌犯或证人的装置,谷歌才提供用户的姓名和其他资料。

纽时的报导指出,调查人员表示除了谷歌之外,他们没有向其他公司发出这种搜索令。则宣称它没有能力从事这种搜寻。

谷歌通常不会立刻提供索取的资料。负责团队穷于应付各方要求,因此可能过几个星期或几个月才回应。尽管如此,调查人员表示这些资料很精确,而且即使当事人没有打电话或使用软体,仍可继续蒐集手机所在资料。

人物所在资料是利益丰厚的生意,而安卓手机使谷歌成为这一行的霸主,用以推动针对个人所在的宣传。去年这类广告营收超过200亿元。



相关文章